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6-06-24 廖祖笙:阅读童大焕

童大焕的文字拥有广泛的读者群。他的作品不但散见于各地的媒体,还频频被摆上书架。记得我暂别了散文、小说的写作,以“路过”的心情去评说世道之初,有人好心问我:“我手头有几部童大焕先生的评论集,耐读,你要不要借去看看?”我笑了,大焕乃我故交,书里书外,读彼久矣。

但这无碍我深读大焕。我的枕畔,近期就放着大焕惠寄的两部新著——《中国钥匙》、《冰封的火焰》(均由台海出版社出版)。东兔西乌,阔别多年,读大焕飘着墨香的近著,在我有万般的感慨。

同在故土打拼的日子,文友相聚,没有少说文章。大焕谈吐间流露出来的儒雅与深厚,自成风景。他的勤奋让我叹服,即便是在聊天的间隙,也常见他掏出本子来写上几句。那时我想,这是个纯粹的文人,绝非池中之物。大焕勤于思索,脑子里尽是文章,与之接触得久了,多会有这样的印象。

过年了,他给我寄来的贺年片也如此诙谐互勉:磨刀霍霍向文章!我看了一哂。

后来我们南北相隔,我栖身广州对岸,他去了首善之都。白天编稿于《中国青年报》社,晚上激扬文字,此后成了大焕新的生活内容。忙忙碌碌中,我和不少友人失去了联系。他得到了我的电话号码,第一时间便挂来了电话,阔别多年,居然在电话中还能脱口叫出我家人的名字。大焕不光著文用心用情,待人处事也细到极致,真到感人。他的文字能深入读者的心扉,不足为怪。

捧读大焕,有更清澈的感觉。当你一页页被他的文字牵引着,走向深邃、明朗时,一个视角独特的思想者也就真切地向你走来了。他所展示的思想境界,把激情、理性、建设性做了很好的统一。卖弄、矫揉造作等等文人惯有的臭习气,被其全然抛开,他只用率真、鞭辟入里、具有强劲说服力的文字同读者说话。在时评走俏、真情埋汰的当下,阅读大焕,你会在他的快言快语中得到种种顿悟,并对其陡生钦敬。

他的评论不像现在常见的一些塑料文字,只对新闻事实做表层、冷漠的解读,而是常怀了一分悲天悯人、解决问题的情怀,把笔下评说的人事“撕开”,于娓娓道来的分析中,旗帜鲜明地阐述让人眼前一亮的理念与主张。这种情怀是可贵的,为文若无正直善良的情怀,又怎会设身处地去剖析问题、寻思对策?评论圈内,为着浮名虚誉和铜板涂鸦者不乏。

大焕的文字刚柔相济。他以犀利的笔锋鞭挞着社会痼疾和伤天害理的人事,用饱蘸忧思的文字为底层的百姓不断鼓与呼。而在这同时,他也振聋发聩地打造着一把把的钥匙。这样的文字很容易让大众读者产生共鸣,也十分适合官员阅读。他的书里闪烁着前瞻的光辉,有些社会问题困扰我们已久,只要接过钥匙,尘封的大门就会开启,不少问题就可迎刃而解。

据说有些省区的官员已经对大焕的文字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这是一种好现象。要更好地执政为民,就要善于倾听不同的声音。但愿大焕在深夜孤灯下所花费的脑汁,不会仅只是换取了版税。

不知今夜大焕又在写些什么。愿窗外的晚风,捎去我对友人的祝福,对国家的祝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