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6-06-24 廖祖笙:写书本是累人的事

——四卷本散文集《笑谈红尘》后记


写后记并不比做别样的文章来得容易。在书稿将要付印时,书作者的心情是复杂的。常常是什么都想向读者交待个明白,却又好像什么都难表述得清楚,后记于是婆婆妈妈成了一锅大杂烩,至少在我来说是这样。

有人说,写作的过程是一个征服的过程。以个人的智商去面对千万个读者的审视,并力求让人觉得所写的还确真像那么回事,这多少有点不自量力。事实上,来去匆匆的人流中,谁又比谁聪明多少呢?作家是自作聪明,自作多情又爱说话的那样一类人。

这类人有时让人觉得讨厌。可少了他们,世界似乎又显得太过冷清和寂寞。如果大家都各过各的日子,我不想走进你的心灵,你也不想开启我的心扉,谁也不替谁操心,这日子有多么孤苦和乏味?有人怕被人踩着尾巴,是死活也不肯干白纸黑字这活儿了。

江山代有才人出,江山也代有糊涂汉子来凑趣,写作的有可能是傻瓜,不写作的倒有可能是智者。读书人是完全可以站在智者的高度,去浏览,去审视,去以休闲的心情,看“傻瓜”们是怎么个自说自话的。

这样,对那一页页的傻话痴语,或也就多了一分暗许和宽容。

这套小书一套四册,共编选了我近年写下的240余篇小文。而立之年一窝蜂出这许多书,就作者的年龄而言,无论如何是太年轻了。年轻固然存有冲劲,却也往往留有尾巴。书稿付印以后,写好写坏都只能暂且是这样了。我想,只要我钟爱文学的心不死,相信我们还会有重逢的日子,但愿那时候我会以更好看一些的姿势站在你的面前,让你觉得我又长大了一些。

身为亦商亦文者,我本无刻意为文的必要。既然写了,总希望自己能发乎真情,并让自己的文字有益于读者。是故我更多的时候是把自己当作读者的朋友,去抚慰,去劝导,去激励,如果能有所奏效,在我来说是很感欣慰的。有许多时候,我也以诤友的身份出现在读者的面前,快言快语说着人的不是,或有人会一时感觉“受不了”。“自家人才骂你”,朋友,别介意!

书中的每一篇小文后面都附有建议。建议不同于指令,不等于完全正确,你可以听取,也可以嗤之以鼻,或是权当耳旁风。观点相同与否,并不妨碍我们成为朋友。人脑不同于电脑,不可能有完全相同的程序。

写作中,为了营造一种欢快的氛围,或给青年读者以更多的激励,我显得自信、俏皮、张狂。然而我深知,如果我没逢上一个好年景,没遇上那许多助我的人,我只能是一事无成。在出书难的今天,我尤应感激海峡文艺出版社在用稿时的不拘一格,肯破例破费为我出这么一个系列。我想我将来若能像株小麦般结出点麦穗来,和海峡社这块土壤的培育应该是分不开的。借此机会,向所有帮助和爱护我的文界师友说一声:谢谢,谢谢了!

也衷心地感谢你——我亲爱的读者!

1996年5月18日于榕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