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6-06-24 廖祖笙:读出星稀月朗

邻人鞠激是广州作协的理事,作过多年的文学编辑,友人中文人墨客居多。那日他又向我郑重介绍一位高朋:“老苏赋诗填词,甚是了得!”与君一席话,我发现苏兆怀的谈吐间飘扬着文采和哲思。他居住的小岛名曰长洲,黄埔陆军军官学校的遗址尚存,过去“盛产”武人的地方,而今仙居雅士了。

苏兆怀很快托鞠兄给我送来了他新出版的诗集,书名就叫《长洲梦笺》。闲时翻读他的新著,我依稀看到一个寻梦的男人,撑着锲而不舍的长篙,正向精美、雅致里漫溯。酒能忘忧,茶能涤烦,其实这世间的不少书卷,亦如美酒香茗,可读出飘逸,可读出放达。读《长洲梦笺》,我的眼前常晃动着书中的这样一行诗:“高人韵律涤尘埃”。

写格律诗的人已是不多了,读格律诗的人就更少。苏兆怀从一个翩然少年,赋诗填词到年过半百,这之间虽曾慨叹“春去春归春又过,雕虫小技已违时”,但仍绵延不尽地用诗词记录着时代的变迁与生活的点滴,这分执著和卓尔不群,也真的只有高人能至。诗剑笑傲的他拒绝被俗世所改写,自得其乐“田野行吟,江沥歌唱”,让少时的梦想持续贯穿着自己的岁岁年年,这种固守心灵净土的生活姿态,是别样的风景,在浮躁的年月尤其令人心向往之。

“春至鸟能语,风来花自芳。绿荫深处望,天外有鹰扬。”读着苏兆怀这类美丽的诗句,疲累破碎的人生便不难找到休憩的所在。在广州这样一个商潮澎湃的都市,苏兆怀能低吟“推窗望月逍遥客,卧听潮声共醉眠”,芸芸众生若能撇开人为的羁绊,少一些无谓的奢求,又何尝不能拥有洒脱淡雅的人生?“夜已阑,天籁静,细思量。人生有恨,花开花落却情长。依恋溪流山岳,不慕空中楼阁,世事力担当。滚滚长河水,万里出云樯。”他的笔下,汩汩流淌着这般的词句,给人以美的感受,也惹人遐思不已。

倘使你倦了,或可读这样的书。在喧嚣的日子,我们读书,更需要读出的是星稀月朗,是潇洒出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