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6-06-24 廖祖笙:写散文的刘鸿伏

“当我的篷船偶尔泊在这芦蒿的浅渚时,那只鸥鸟也正好从青空里飞落在这洲渚的某片岩石上。寂寥的花正颤动在丝竹般爽然的秋风里,四围显得清寂极了。”刘鸿伏如此打开话闸,解读鸟的心情,言说人的心绪。他的用词有些怪异,但又味若橄榄,这样的文字,后面必有诗词长期的浸淫。

多年前,为践出版社的稿约,我买了一堆散文集回家,给自己紧急“充电”。那堆书看完,除了《绝妙人生》(刘鸿伏著,湖南文艺出版社出版)还留在枕畔,其余的已难得一阅。人生有限,书海茫茫,把读不腻的书入厕时带着,入梦时枕着,我们想要的那种书香,便也袅绕此生了。

写散文的刘鸿伏,当年是湖南某报的负责人之一,现家居哪里,高就何处,我无从得知。但我知道不论他身在何方,故乡的父老、篷船、水车、芦苇荡等等,都会随着他哀婉温情的叙述,飘摇地走进读者的双眸。他有着割舍不去的故土情结,乐用华章领着读者去凝望以往、亲近田园,感觉世事的苍茫。读刘鸿伏读得久了,你的心里会多出一丝沉寂,偶尔也会被勾惹出淡淡的忧伤。

优美的笔调、率真的性情、悲天悯人的情怀,是刘鸿伏结构散文的主要元素。他用细腻冷艳的笔触描画日月山川,但绝不仅仅风花雪月地泼洒文字。他把爱憎、忧思以及对理想的寄托和表达,都天衣无缝地镶嵌在与自然的对话中,勾画景致只是为了更好地烘托心声。于是,你在阅读这些美文的同时,不仅读出了秀雅的意境,也读出了刘鸿伏的种种心情。

把书随手翻开,宛若听到有人在弹奏轻柔哀怨的古筝,又仿佛听到深夜的窗前,有智者在喃喃低语,那低语里流淌着智者的真性情,这样的文字让我沉醉。感谢弄笔人中,多了一个写散文的刘鸿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