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6-06-25 廖祖笙:来生一定做条北京的流浪狗

北京市农业局正与有关社会机构协商,准备指定一家或几家动物福利机构承担流浪动物的收容工作,并为收容的流浪动物提供免费的疫苗接种和疫病诊治,其所需费用将由农业局与市财政协调,根据实际需要予以解决。(6月7日《新京报》)

北京市农业局的这一做法,为流浪动物做了一件好事,令陷入生存困境的动物有了更宽广的生存空间。有政协委员建议尽快制定小动物保护法规,有相关的管理办法规定“为收容或暂存的动物提供适当的食物、饮水和空间,避免动物受到骚扰、虐待或伤害;并指定专门的兽医技术人员为收容动物实施免疫注射和疫病诊治”,有城市正在建设动物无害化处理站,“流浪动物无人认领或者死亡的,由动物防疫监督机构负责收容或处理”……我想,天若有情,天也会为流浪动物得到如此的关爱而垂泪的。

假如有来生,我相信有些人宁愿选择作一条流浪狗,也不愿作一个流浪的人。和流浪动物的倍受关爱相比,流浪者却举步维艰。那些生如浮萍的乞丐,被一些城市禁讨的规章东撵西撵,连在公共场所的活动范围都受到了限制,并不时被扣上“职业乞丐”的帽子,加以妖魔化;那些为了生计四处奔波的男女,一旦沦为流浪者,何处觅得免费的食宿和治疗?有个叫娄恒凯的打工仔,在浙江打工突遇车祸,3年来硬是靠着捡破烂、讨饭、拣东西吃,徒步返渝;在殡葬费日高的今天,别说是流浪者,就是收入一般的家庭,也未必死得起人……针对人的救援机制尚且缺失,针对动物的救援机制却日趋完善,流浪动物的养尊处优是让人羡慕的。

我的收入比上不足比下有余,被一些机构和一些人抬举为作家,但我对未知的日子却充满了惶恐。我深知病魔和种种意外的厄运是六亲不认的,不会因为你是作家,就对你或者你的家人另眼相待,格外垂怜。假如生活中的某种变故突然把我演变成了流浪者,我能奢望像流浪狗一般,得到免费的食宿和治疗,死后也能免费得到葬身之地吗?按现有的救援体制,你我他未必能够获得如此悲悯的厚待。我不明白身为高级动物的人类,沦为流浪者为何就不能像一条流浪狗那样,得到应有的关爱和垂怜。当身处困境者的福利被漠视,流浪动物却如身处天堂时,那种种煞有介事的忙碌在我看来是矫情的。

希望在有生之年,我能看到该有的社会救援机制得到了必要的完善。倘若不能,那么假如有来生,我恳请造物主把我变成一条流浪狗,千万千万不要把我变成流浪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