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6-06-25 廖祖笙:仍有万般的感慨激荡在心头

一直以为互联网毕竟是公共场所,不是适合展示隐私的地方,所以我此前从来不曾写过什么网络日记。今天情况有些特殊,便也聊发少年狂,破天荒玩儿一篇网络日记。

除了想记录一下自己的心绪,更不能忘记的是要对关心我的朋友们有个交待。随着我妻儿户口的迁入,我孩子正常入读高中的问题大抵已不成问题。这段时间来,蒙各界友人的关心,一直替我牵挂着这事,令我深深感动。在此,我得诚挚地向诸位说一声:让大家费心了,谢谢各位,谢谢!

光阴荏苒,不觉间我在这座城市已定居5年了,最终还得以迁入户口的方式来解决孩子念书之事,这在我不无遗憾。我认为这事同迁没迁户口关系不大,甚至完全没关系。如果水电、电信、广电等部门也同样按了此牌理出牌,那么众多的购房者别说是安居乐业,在此恐怕一天也难呆得下去。

迁户口的事会等到火烧眉毛才去办,这里面有故事,有波折。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人生总免不了某种磕磕碰碰的。

连着几个月来,我被这事弄得身心疲惫,基本上无心写稿,经济上的损失大致可以估算得出来,精神上的损失却无可估量。有了这么一次切身的感受,我益发清晰地感觉到国人在新的三座大山下,面临着怎样的艰辛。教育积弊带给国人的重负一言难尽,因此啊,教育部部长周济先生千万不要偷着乐,以为往后就能睡安稳。只要上学贵、上学难的问题没解决,只要你还是教育部部长,我就会一如既往地督促你,只是频率上或许会稀疏些。毕竟在我来说,生活还得继续,我向来关注的也绝不仅只是教育的问题。

在这段心灵淌血的日子里,我有感而发,为周济先生专门“定做”了一些文字,再掉头看,文中也确有激愤之词。倘使周先生认为我对他的名誉权构成了侵犯,我也欢迎他来告。任何时候,我都会为自己写下的每一个字负责。

一个人的新生绝不意味着旁人就脱离了苦海。我在“庆幸”自己的孩子或能正常入读高中之时,丝毫不会忘记千千万万个青少年因了这样或那样的原因,随时均可能失学。对此,我不会移开关注和忧思的眸子,也再次提请教育主管者多为国家和民族的前程着想,花大力气、大心思快快根除本行业的积弊。正如英国诗人约翰·多恩所说:“任何人的死亡都使我受到损失,因为我包孕在人类之中。”教育主管者也当有这样的情怀:任何一个中国青少年的失学都使我寝食难安,因为我主管的就是这项工作!

一次莫名其妙的困扰让我由勤奋变得慵懒已久,而今困扰似已排除,我也该静下心来,做些自己所该做的工作。今天着重抽出时间,把这个博客做了一些“更新”。所谓“更新”,无非也就是把不久前仓促写下的部分文字放入“仓库”。这些文字除三五篇没有“见光”外,余者均散见于各地的媒体,为了保证阅读的连贯性,放进“仓库”时,我使用的多是“原版”,错漏恐在所难免,还请不吝指诊。写了一年多的时评,和写别的文体不同,发表着并不意味就快乐着。粗看这些应时之作,我的心里有不安,也仍有万般的感慨激荡在心头。

当年因了写作散文、随笔而“出道”,虽然我至今想写、愿写的,也还是那类文字,但因了众所周知的原因,我已经丢失了写作散文、随笔的心情。记得出版家施群先生曾在一部著作里如此款款写道:“文章是高山峻岭、是春草秋虫;是魂魄、是天籁;天设地造,却又可遇不可求。”我写的这些个玩意,又到底算是什么呢?想到关心和爱护过我的文界师友,心有忐忑,也有对师友们无尽的愧疚!

夏虫在窗外的草丛间纵声欢歌,我的生命却在如此消耗。是与非,对与错,值与不值,自己一时也未必就果真知晓。生来是个随性的人,在生命没有出现别的转折之前,我多半还会这样随着性子走下去。讲得冠冕堂皇些,便是明知做的是无用功,也不想一日日将日子虚耗。

我已多年没有写日记的习惯,原本想邯郸学步写篇网络日记什么的,却写得如此不专业。自嘲道:就当是聊博一哂吧。

夜深了,祝大家都有一个甜梦。再次谢谢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