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6-06-27 廖祖笙:青春履历写满赤贫,我们愧对这一代的年轻人!

这一代的莘莘学子远不是八九点钟的太阳,前所未有的劳形苦心,早已令他们变得暮气沉沉。他们不但要在应试教育中将自身不断扭曲成高速运转的机器,还往往尚未来得及创造出一分钱的劳动价值,就已是负债累累。年轻从某个层面来说便意味着富有,然而众多学子的青春履历里,却分明已写满了赤贫。

6月27日的《新京报》有消息说,北京邮电大学2002级400多名大学生在入学时向工商银行申请了助学贷款,但在毕业时却发现,大家同样的贷款却需要支付不同的利息,其中差额高达上千元。甚至有人贷款2.4万元,但利息却高达1.2万元(包括国家的50%贴息)。日前,工商银行北京分行承认因“操作失误”导致差异,对此表示歉意。

深究银行是否确真“操作失误”意义不大,要对此表示歉意的也绝不仅只是这家银行。求知不仅是完善自我的一条必经之路,也是每个人在报效国家、回馈社会之前必然要拉响的一段前奏。正如没有收入就没有纳税的责任和义务一样,我们的社会更没有任何的理由要莘莘学子凭空背负了如此沉重的债务。当我们再次以怜惜的目光注视着学子们力尽筋疲的背影时,该当意识到整个社会对其已经有了某种不该有的亏欠。

我们愧对着这一代的年轻人!粗放型的改革开放模式,让我们前行的步子颇显凌乱。我们能让载人飞船遨游太空,能让GDP数据连年增长,能让无数摩天大楼拔地而起,却没能给肩膀和心灵都还十分柔弱的学子一个相对轻盈的青春。今天上了年纪的为人父母者,不妨想想自己当年的求学历程。我记得我当年是带薪念的大学;教育部部长周济那年留学美国,也绝对不是自费。

历史在前行的轨迹中出现某些巨变是在所难免的。有些巨变符合社会发展的规律,赢得的是掌声,是人心;有些巨变于国于民有害,并违背最基本的人性,就应当断则断,收刀检卦。教育高收费、乱收费所遭遇的批判,委实不能算少了,学子贷款念书的现实却仍然在延续。尚未跨出校门,众多学子就已负债累累,这样的青春这样的教育,所隐含的悲凉和残忍,是任何说辞也无法遮蔽的。

历史终将证明:我们愧对这一代的年轻人!假如我们不想让历史的鞭子抽打这个时代的脊梁和良知,就不该继续亏欠在经济上还颗粒无收的年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