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6-06-27 廖祖笙:贪官何以这般“牛”

兰州市原副市长杨在溪非法收受193万元人民币、9.3万美元、5万港币及价值14万余元的金条12根。庭审中,杨在溪似乎忘了自己是一名犯罪嫌疑人不断用“我同意”、“我基本同意”等话语回答公诉人提出的指控观点,显得官味十足,说着说着,还将一支骼膊斜搭在椅背上,当即被审判长训诫:“请你坐正!”(见5月19日《兰州晨报》)

一个已经沦为阶下囚的官员,在庭审中还不经意地端出一副官架子,频频用“我同意”、“我基本同意”作答,真是“牛气”得可以。然而这种“牛气”,此刻还有多少意义呢?法庭认定一个人是否有罪,重在证据。如果杨在溪仍能以“我同意”、“我基本同意”遂愿,他也不用戴着手铐走上被告席了。

口头禅是在长期的反复播放中,演变成一种公式化语言的。杨在溪的这两句口头禅,从一个侧面说明了有些地区的官场,官员长期集权一身,摆脱了民主和监督。这种身陷囹圄仍然官味十足的作派,并非杨在溪所独有。早在2002年7月3日,人民网就有消息说,曾身居高位的某贪官入狱后不仅对干警指手画脚,还要求干警进入他的监室前要喊“报告”。公众意志长期被长官意志所代替,颐指气使、“我说了算”惯了,当事者才会在物是人非中,无可抑制地流露出以往长期养成的气息。

官场一旦唯我独大,相应的监督机制也没能及时跟上,失去了约束力的权力就易使人忘形,于是也就有了腐败的滋生,和贪官的肆意妄为。认真打量以往落马的贪官,有多少人不是在我行我素、唯我独尊中,迷失了自己的走向呢?

当又一个官员落马时,我们有必要去反思官场的某些制度是否完善,并细加审视官员手中挥舞的权杖,是不是过于粗大,上面只写满了集中,而不见了民主。“我同意”、“我基本同意”,被“我们同意”、“我们基本同意”所取代,官员在廉洁的路上,方可走得更为顺畅和久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