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6-06-28 廖祖笙:游泳穿条裤衩到底有多难?

头发湿漉漉的,隔着几米就能闻到他们身上一股河水的腥味,更令人惊讶的是,赤身裸体的男人身边还有只着贴身内衣的女子。一群有十五六人的裸泳者不定时出现在沈阳浑河岸边,而隔着6米左右远就是目瞪口呆的傍晚出来散步的游人。(7月21日《辽沈晚报》)

国外如何如何,是喜欢在公众场合赤条条宣示自我者永远的挡箭牌。殊不知每个民族都有自己的道德底线,同样的行为,在不同的区域会引发不同的观感,这和当地的文化背景、道德氛围有关,个性张扬者不能无视自身的社会属性,肆意妄为到全然不顾旁人感受的地步。沈阳的这群裸泳者,在距离异性游人仅6米的地方脱得一丝不挂,是对他人尊严的一种粗暴侵犯,在一定程度上也扰乱了社会公共秩序,当地治安机关完全可以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条例》,对这种行为加以管制。

在公众场合衣不蔽体,是对人类文明赤裸裸的反动。正因为出门在外,人类有着普遍的遮羞心理,人也才有了人的样子,否则大街上熙熙攘攘,和没有进化过的猿猴成群结队奔走在莽林荒野,也就不会有太多的区别。在公共场合裸泳,给公众带来的不适感是显见的,有些时候,这种行为甚至会激发众怒。据报道,成都一男子在公园里当众裸泳,岸上游客纷纷捡起石子和泥块,雨点般砸向该男子。众游客以暴力“教训”裸泳者固然过火,但裸泳者是否也该反思一下,公众为何会对裸泳如此窝火?

其实游客在“奋起反击”之前,成都那位裸泳者对公众和公德已经先行施暴。他在众目睽睽之下裸泳,既没有把公众当回事,也没有把公德当回事,这种“我就当众脱得一丝不挂了,你们能把我怎么样”的做法,是对公众感受的藐视,也是对社会公德恶意的嘲弄和强暴。沈阳的这群裸泳者,不妨将心比心想想:你们的妻女到外面散步一回,也要近距离被迫面对一群光着屁股的男人,难道就不会觉得尴尬,或受到了他人的侮辱吗?

游泳穿条裤衩到底有多难?裸泳者制造视觉污染并自取其辱的闹剧,何时才肯在污染世风、践踏文明的指责声中,痛痛快快地自行谢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