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6-06-28 廖祖笙:奖励见义勇为应该上不封顶

北京市提高了对市民见义勇为的奖励额度。记者从北京市民政局获悉,对见义勇为的最高奖励由以前的2万元,提高到5万元。(7月24日《新京报》)

北京市对见义勇为的最高奖励由以前的2万元,提高到5万元,说明相关部门对急公好义者的奖励没有止于精神,有进一步肯定、厚待见义勇为的意味。但给出了一个奖励的上限,而且只有5万元,有时或会反衬出生命和热血的廉价。笔者以为,要大力弘扬见义勇为的精神,对见义勇为的奖励就应该上不封顶。

奖励“提价”了3万元,初看是一个不小的数目,但和有些奖励机制相比,“涨幅”甚微。比如北京市推进对高层次留学人才回国工作的资助政策,高级海归人才回国工作可获60万元政府资助;比如有些省区动辄抛洒50万元年薪聘请特岗公务员……众所周知,见义勇为所面临的后果,可大可小。倘使一个人以生命为代价,阻止了人神共愤的邪恶,挽回了国家和人民巨大的损失,所得到的最高奖励反而不及某些人的一次抉择,或是一年的薪水,那么这样的奖励机制便包含着一个不等式,见义勇为者的生命和热血,在不经意中将因此而被轻待。

虽说对大部分见义勇为的人来说,面对邪恶或逼向公众的危难,即使没有一分钱的奖励,他们也一样会赴汤蹈火见义勇为,但我们的社会,不能因为他们的不图回报,就忽略了从精神和物资层面去对他们进行褒奖,更不能给出一个上限说:你的义举就值5万元。有太多的义举是无价的,远远不能用金钱去衡量。如此,我们为何还要给出一个奖励见义勇为的上限,为何还要给义举“明码标价”?

5万元在当今之世,并不具有足够的诱惑力,也解决不了多少实际的问题。远的不说,单说农民英雄金有树,5万元就不足以让病危中的他保全性命,换言之即便他有过勇救15名落水者的义举,所得到的奖励也同样不能保障他继续健康地活着。见义勇为者在以生命和热血守望人生理想的同时,不会去考虑值得或不值得的问题,但相关的褒奖机制,首先要给见义勇为者以安全感,并让人们感觉值得去挺身而出,甚至奋不顾身。而设置5万元的最高奖励,显然与这样的收效背道而驰。因此我说:奖励见义勇为应该上不封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