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6-06-28 廖祖笙:解读这个原县委书记临刑前的“不服”

经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终审裁定,保山市中级人民法院日前对杨国瞿故意杀人一案进行公开宣判,并于当日对故意杀人犯杨国瞿执行了死刑。原昌宁县委书记杨国瞿将与其有不正当两性关系的一名女子打死,此前对判决表示不服并提出上诉。经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审理,驳回上诉,维持原判。(8月2日《齐鲁晚报》)

另据报道,杨国瞿杀人后,也曾“敢作敢当”,向保山市公安局自首,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可当死刑的利剑高悬在头顶时,杨国瞿开始下软蛋了,他“不服”,他上诉,说白了还是贪生怕死,想借助最后的挣扎,看是不是能抓住一根救命的稻草。他有自首的情节这不假,可曾经担任过县委书记的杨国瞿应该十分清楚地知道:杀人偿命,千古皆然。如果杀人后到公安局说一句“是我干的”,就可以免死,那么这世界只怕会混乱到不时有人“杀个人玩玩”了。

杨国瞿在上诉过程中,是怎样“不服”的,我们无从得知,但可以想像得出,他的“不服”,除了强调他在犯罪后有过自首这一“优良表现”外,再怎么“不服”,也只能是甩出一些歪理,空洞而又苍白。剥夺他人生存的权利,杨国瞿可以干的干净利落,“出手不凡”;为了苟延残喘,杨国瞿可以“不服”,可以不厌其烦地上诉。在生与死的考验面前,对人对己,杨国瞿表现出如此强烈的反差,这进一步显露出了他灵魂深处的丑陋。遥想古人临刑前眉头不皱,气节豪迈,而杨国瞿临死却没有表现出对人对事负责到底的态度,“不服”非但没有成为他的救命稻草,反而让他死得气节全无。

我相信杨国瞿的“不服”里,掺拌着深深的悔恨,以及对生的渴求。一个官员,如果在何时能多一些自律,少一些张狂,又何至于死到临头了,再用某些让人鄙视的丑态,来恳求别人饶恕自己的罪过?在位时张狂,临刑时“楚楚可怜”,这般作派并非仅只表现在杨国瞿身上。李纪周临刑前跪地求饶:“给我一条生路吧。”胡长清死到临头了,竟然说:“我能写字,你们留下我,我给你们写字。”既然如此贪生怕死,在位时为何就不能多考虑一下多行不义的后果?

杨国瞿带着他的“不服”以及悔恨,已经踏上了不归路。那些还在暗室欺心的官员们,可曾从他的背影上看到一个巨大的惊叹号?别等到报应来临,才哀求,才挣扎,才像杨国瞿一般“不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