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6-06-28 廖祖笙:让秦桧站起来?无聊的炒作和艺术麻木!

艺术家金锋为秦桧夫妇塑造的站像,日前在上海一家艺术馆展出,引来千名观众围观。在秦桧站像前,作者金锋说,为秦桧夫妇塑站像不是为他平反,而是为了呼吁现代社会要重视人权和女权,因为秦桧夫妇的跪像,是过去人权和女权被侵犯被压迫的最好表现。人触犯法律,自然有司法机关追究责任,但谁也无权逼人下跪,或者死后塑个跪像什么的,这都是侵犯人权的表现。(10月23日《新京报》)

也许是笔者孤陋寡闻,此前对金锋闻所未闻。他如此大动作折腾了一回,我总算知道世间还有这么一个玩儿艺术的人了。可见这年月谁要扑出点声响不难,关键是得找准了路子。古人为出名早摸索出了这样的路数:不作岳飞,就作秦桧。金锋以捍卫人权之名,让跪着的秦桧夫妇站起来,这在笔者看来或有效法古人走偏门之嫌。

金锋其实嚼的不过是一个被人啃过的馒头,早有人捷足先登,要让秦桧站起来。有个叫伊湖水的网友,先前已致函杭州市政府并提请全国人大立法,要求彻底移除全国秦桧夫妇等人的跪像。自称诗帝的他肉麻兮兮地写道:站起来吧,备受凌辱的秦桧夫妇/湖水(他在文中多这么自称)扶起你们/请先到西湖边湖水住的宾馆沐浴/洗去几百年来/身上被泼的污垢和唾液/那房间柜子里/有湖水和女友的衣服/你们先对付换上/然后湖水再请你们到湖边的酒楼/吃西湖的糖醋鲤鱼……这是否也配称诗歌,且不去管它,笔者硬着头皮将其搬出,无非是想告诉金锋:你还是慢人一拍了,出名要趁早。

这种打着捍卫人权的幌子,要让跪着的秦桧站起来的做法,初看透着擅长炒作的精明,细想却是大是大非的糊涂。秦桧的塑像跪了将近500年,而今却有人认为这是侵犯人权的表现,这是典型的以今人的是非标准去苛求古人。什么是流芳千古,什么是遗臭万年,我们的祖先在岁月的长河中早以特有的形式,给出了清晰的界定。以现世人权之标尺去衡量古代人心之评判,犹如拿现在的女靴去套古代闺中小姐被缠裹了的小脚丫,整个儿是恶作剧,是一种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胡闹。况且人心如秤,你要让秦桧站起来,他往后果真就能在世人心目中站起来了吗?世人对邪恶的蔑视,并不会因为人权意识的觉醒而更改。

拿人权说话,苛求、模糊古人对爱憎的表达,这是在欺负古人不会说话。古人虽然不像金锋、伊湖水之辈张口闭口就是人权、宪法,但也还懂得什么叫报应机制,还不至于糊涂到把心目中的英豪当粪土、把大奸大恶之人当神供的地步。数百年来,民间爱憎分明,对正义和邪恶有一个基本的区分,岳飞庙、秦桧跪像这类承载着历史文化积淀的代表性实物,起到了无可替代的教化作用。不分对象地叫嚣人权、表露善意,不只是对先人情感的不敬,也是对今人是非观念的荼毒。想想看,有人在日本甲级战犯东条英机的跪像前大谈人权时,日寇当年可曾对手无寸铁的中国百姓讲过人权?你可以杀我无以数计的同胞,我不能让你的塑像下跪和忏悔,这是什么逻辑?这是强盗逻辑,也是善恶不分的糊涂!

有些人虽然站立着,但他在世人的心目中却是跪着的或趴着的;有些人虽然忍受了一时的屈辱,但他在世人心目中的伟岸形象,却丝毫无损。形式不重要,人心不可侮,历史也不是谁能以艺术或人权的名号所能轻易改写的。如果还懂得什么叫顺应民心,什么叫艺术良知,我们就该自觉站在某种底线之内,远离这类无聊的炒作和艺术知觉的麻木与糊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