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6-06-28 廖祖笙:“堵国道讨薪”隐藏责任缺位

“老板带着一帮高管逃跑了,欠我们的150多万元工资也没了踪影。”从15日上午9时开始,广州白云区旺岗村某鞋厂工人张华(化名)和300余名工友堵住厂门口的106国道,讨要被欠4个月的工资,导致106国道该路段大面积堵车,直到10时30分左右,防暴警察才强行将道路疏通。(10月16日《新快报》)

我认为这起劳资纠纷的背后,隐藏着责任缺位。工人们会被欠下150万元工资,这绝非一日之寒。该厂“从今年7月份开始就一直拖欠工资”,“大部分工人都被拖欠了好几千元”——报道中所说的这些情况,进一步说明了这一点。劳动监察部门若及时行使了监察职能,“堵国道讨薪”的事也就根本不会发生。

针对农民工屡被欠薪的痼疾,早从去年12月1日起就已经“有药可治”。新实施的《劳动保障监察条例》第二十六条如是规定:用人单位有下列行为之一的,由劳动保障行政部门分别责令限期支付劳动者的工资报酬、劳动者工资低于当地最低工资标准的差额或者解除劳动合同的经济补偿;逾期不支付的,责令用人单位按照应付金额50%以上1倍以下的标准计算,向劳动者加付赔偿金:(一)克扣或者无故拖欠劳动者工资报酬的;(二)支付劳动者的工资低于当地最低工资标准的;(三)解除劳动合同未依法给予劳动者经济补偿的。然而,该厂工人的工资居然被欠了4个月,笔者禁不住要问一句:在这4个月的时间里,当地劳动监察部门果真按条例履行份内的职责了吗?倘若做了相应的工作,工人们又何以会被气得“发疯”?

过去农民工一再被欠薪所困扰,法律法规没有相应的解铃之道,劳动监察部门懈怠还说得过去。现在相关的法规已经白纸黑字摆在那儿了,农民工们还得为着讨薪而堵路而上访而自杀,这怎么说都是相关部门的失职。职能部门不作为,该承担怎样的责任,是否该为农民工最终无处追讨的工资买单,我看在新形势下应该成为研讨的命题。失职也不用付出任何代价,那么新条例出台了,对农民工而言又到底有多少实际的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