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6-06-28 廖祖笙:警惕以喊冤的名义为学术专制招魂

一场题为“张颖清事件的反思——纪念张颖清教授逝世一周年”的学术讲座最近在北京召开。讲座主要组织者、中科院自然科学史所研究员宋振海有些激动地告诉记者:“张颖清教授是原山东大学全息生物研究所所长,极有希望获得诺贝尔奖提名,由于个别‘反伪斗士’不问青红皂白将全息生物学打为‘伪科学’,年仅57岁的张颖清禁不住打击于去年10月与世长辞。”(据11月2日《新闻晨报》)

身为中科院的研究员,宋振海应该知道逻辑规律中有充足理由律一说——在论证过程中,一个判断被确定为真,总是有充足的理由。而宋振海论证个别反伪斗士造成了张颖清的与世长辞,理由并不充分。反伪斗士既然如宋所说只是个别的,那么形成的杀伤力也就必定有限,把张颖清的病逝归罪于个别人的“学术质疑”造成的,这帽子扣得大了,是轻率的,也是极不负责任的。

报道中说,张颖清从2000年起肺肝病变,胸腔积水。如果硬要将张的病因算在个别反伪斗士“制造冤案”的头上,那么这么多年来,学术界为澄清事实,又做了些什么呢?何祚庥院士和方舟子博士的名气再大,也还大不过真理。真理越辨越明,如果何、方等人的质疑经不起推敲,那么真理在手的部分学术界人士在张生前为何不奋起反驳,给蒙冤者讨回公道?等到斯人已去,再来激动,不觉得太晚了吗?

把一个研究所所长的死因硬是和学术质疑扯上关系,这骨子里透着容不得怀疑的学术专制。宋振海认为反伪斗士以个人身份打假的做法不值得提倡,给自主科技创新造成了阻碍,需要组织专业的科技打假队伍,这也多少说明在宋看来,单个的社会成员并不具有打假的资格。照此认识,打假组织在工商部门早已成立,王海等打假人士就更无“添乱”资格,即便假冒伪劣商品泛滥,也只能是闭嘴。这是一种民主的态度吗?为什么表示质疑的哪怕是个别人,因为不在组织的行列内,也要将其撵开?真理从来就不惮质疑,因为它首先就经得起质疑和时间的检阅。

真正可能让学术研究走进死胡同的,不是民主和质疑,而是专制。我们应该理性地看待一个人的病逝,不能在没有充足理由的情况下,把某人的病逝简单地和学术质疑挂钩。我们不但要提防以喊冤的名义制造新的冤案,还要警惕以喊冤的名义为学术专制招魂。在社会朝前发展的轨迹中,学术的大门只能是敞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