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6-06-28 廖祖笙:看客啊,我们拿什么拯救你?

一女子日前在沈阳市北三经街一“烂尾楼”上欲跳楼。在女子滞留高空的6个多小时里,有上千人次围观,交通一度受阻。更让人吃惊的是,现场居然还有人卖望远镜:“想看上面不?买个望远镜吧。”有人搬来板凳看跳楼,有人说:“挨点饿吧,我害怕一回去她跳下来看不到,不就白瞎了。”有人为了看热闹,竟回家拿了饼干和矿泉水后又匆匆赶回守候。(据9月18日《重庆晚报》、《华商晨报》)

“霎时间,也就围满了大半圈的看客……待到增加了秃头的老头子之后,空缺已经不多,而立刻又被一个赤膊的红鼻子大汉填满”(鲁迅《示众》),上述看客和鲁迅笔下描述的看客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呜呼,欲跳楼的女子还没有死去,死亡的气息就已弥散——上帝这时已随着公共道德一块死去了!

乐衷于看人跳楼的心态,并不仅仅滋生在沈阳。今年4月4日的《重庆时报》就有消息说,一年轻男子因感情问题欲从8楼窗口跳下,现场围观者竟狂呼:“跳噻,不跳我们走了哟……你崽儿没得脾气,浪费我们的表情……”在这般邪恶的期待和躁动里,你哪里还能找到半点道德的影子?类似的事件一再发生,折射的是公共道德已潜藏了巨大的危机。冷血的看客啊,我们拿什么拯救你?

这哪里仅只是在围观跳楼?这分明是部分公众的人生趣味已产生了可怕的变异。法国启蒙思想家狄德罗一针见血地指出:“如果道德败坏了,趣味也必然会堕落。”要让堕落的趣味提升到合乎文明社会道德标尺的高度,我们需要再度冷静地透视催生种种不道德现象的大环境。生态出了问题,与所处的生态环境有关。拯救冷血的看客,首先就要从拯救我们的整体道德环境做起。

从人类告别蛮荒时代开始,形形色色的国家机器始终扮演着导引社会道德风向标的重要角色。可这些年来,看不起病、上不起学、买不起房的国人大批存在,相关费用却依然在水涨船高,这同样显现着不顾人死活的冷血!并不是所有的人,在沉重的生活压力下依然能保持常态。“有人要跳楼”,从一个侧面反衬出了看客还没有走到最糟的境地,围观之时,有人或许已找到了对比后的心理慰藉。在攀比中能暂解我忧,哪里还顾得上什么道德和趣味的堕落?

同日的《新京报》刊发的一条消息,再度揭示了有些部门在导引社会道德风向标方面的失职:新华社报道了浙江临海市多所中小学在政府的推动下,不惜背债几千万元甚至高达数亿元,竞相攀比迁建豪华校舍陷入困境的现象,当地某些领导竟指责本地报纸转载“这样的文章”“不负责任”,媒体被令宣传教育“成就”,群众反映,当地党委政府不仅用这类荒唐手段掩盖真相,还巧立名目,暗中支持这些学校向学生变相收取高额的择校费,把捅出的债务“窟窿”负担转嫁给社会。悲哉!一方土地的“主事者”尚且不道德如此,我们如何奢求看客们不畸形,不变态,时时刻刻能意识到什么叫良知和道德?

笔者再次呼吁给道德回归一个支点。假如没有一个有力的支点,即便舆论对看客谴责千次万次,也无济于事。冷血和麻木,绝不会在种种不良的示范里自动消失。我们活在一种冷漠常现的环境里,到底要为之悲怆到几时?拯救冷血的看客,归根结底还是要充分发挥公权部门道德指引的作用,从荡除不道德的行政行为做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