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6-06-28 廖祖笙:矛盾的主张:搞科研就不要当官

“要搞科研就不要当官,要当官就不要搞科研,当了官就要好好为科研工作者服务,既想当官又想搞科研肯定什么都做不好。”中国科协主席周光召今天上午和十几名新疆老科技工作者座谈时,对科技工作者热衷做官的现象进行了痛斥。(8月22日《中国青年报》)

周光召的这番“痛斥”,透着一个科技工作者的良知和正直。但良知和正直与派生正确的观念之间,并无绝对的联系。一个善良、正直的人,说的话未必悉数正确,偶尔也可能说些胡话,这世上压根就没有绝对正确的人,否则他就是神而不是人。周光召的这番痛斥,也属于“偶尔说胡话”,因为他的主张,是一个矛盾的主张。

周光召一方面主张“搞科研就不要当官”,一方面又强调“当了官就要好好为科研工作者服务”,那么,我们不妨以其之矛,攻其之盾,来辨析这样一个问题:既然搞科研的人当不得官,那么“当了官就要好好为科研工作者服务”的,又会是哪些人呢?只能是科研的门外汉。上级是下级前行方向的指引者,上级未尝科研的滋味,他怎么去“好好为科研工作者服务”?

从以上辨析中,我们不难看出这番“痛斥”的逻辑违反论证规则,从根本上违背了同一律的要求。将其也“痛斥”为矛盾的主张,其实并不过份。

真正能“好好为科研工作者服务”的官员,只能是在科研工作者里头产生。搞科研的有人想当官,这是好事,最起码他当官以后,不至于外行领导内行,更清楚地知道科研工作者的所思所想。让一个从未搞过科研的人到科研队伍里当官,只会添乱,又谈何“好好为科研工作者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