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6-06-28 廖祖笙:宜尽快剔掉医药销售代表

今年3至9月沈阳地区的人才薪酬报告日前公布,沈阳地区人才市场最高岗位薪酬(月薪)为区域医药销售总经理,平均达8000元。(10月24日《辽沈晚报》)

拿到最高岗位薪酬的是医药销售经理,而不是别的职位,这折射了什么?折射了药品流通渠道缺乏统筹安排机制,处在各施奇谋的恶性竞争状态;医药生产、经销行业水深利大,卫生行业的腐败现象依然严重,要让药价真正降下来,还任重道远。笔者以为,为众多看不起病的社会成员着想,政府部门宜严控药品流通渠道,尽快剔掉医药销售代表,以缩减药品中间流通环节。

医药销售经理在沈阳地区成了香饽饽,在别的地区也不例外。翻翻近年散见于各地的报纸招聘广告,该职位的薪酬无不处于巅峰位置。有些公司或厂家招聘医药销售经理,提供的待遇是基本月薪8000-15000元+国家政策规定的各种福利+业务提成+多种学习和升迁机会。正如韩启德副委员长所说:“很多药品从出厂到卖给患者,中间价格增加了10倍。”医药销售经理被如此厚待,从一个侧面说明招聘方默认了行业腐败所滋生的潜规则,他们亟需另类人才,为之披荆斩棘、耍尽伎俩,以实现自身利益的最大化。

医药销售代表在拿高薪、拿提成的时候是老子,把药品销往医院和市场的过程中却常常扮演的是孙子。仅仅虔诚赔笑那是远远不够的,要让药品流入医院和市场,医药销售代表多需与进药关口的把持者吃吃喝喝,于觥筹交错里达成某种不可告人的交易。医疗行业的部分实权人物、医药生产厂家以及销售经理们为此快速增肥,苦不堪言的只是病患。药品销售的高成本被日复一日转嫁给患者,原先花数十元就能看好的病症,现在花费千元治疗也未必能痊愈,谜底何在?这就是谜底。

为什么就不能采取专业机构统筹流通的办法,把药品从生产厂家直接划拨到各大医院和药店,减少药品流通的中间环节?为什么明知道医疗行业存在着形形色色的腐败,在公众看病难的今天,还要让频繁滋生腐败的环节如此堂而皇之地存在?有些难题的破解看似难于登天,但只要真正着力去做,却可快速迎刃而解。要解决公众看病难的问题,我看首先就要由政府部门牵头,委托一家专业机构来挑起药品统筹配送的担子,尽可能缩减中间流通环节,让医药销售代表这一新兴的职位,尽快从360行里出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