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6-06-28 廖祖笙:让人上不起学的教改难道是成功的?

华东师范大学教育管理学院的钟智先生,对杨耕身、汪强以及笔者“三篇文章从不同的角度对中国的教育改革进行评论,得出一致的结论:中国的教育改革不成功”发表了不同的看法,他认为“这三篇文章的作者仅凭一些片面的教育现象,就断言教改失败是不能成立的。三篇文章描述的现象确实存在,但仅凭这些就断言教改失败,则难免有夸大其辞、危言耸听之嫌。对教育改革的成败作出评价,应当以科学的方法、认真的态度来对待,方能得出令人信服的结论。”(见8月25日光明网)

杨耕身、汪强两位先生如何“夸大其辞、危言耸听”,对教育改革的成败作出评价,笔者用不着去考究。教改改出了一副什么模样,妇孺皆知,身在学院的钟智先生反而不太搞得清状况,可能是因为学院的围墙过高,隔音的效果太好。钟先生认为应该以科学的方法、认真的态度对教育改革的成败作出评价,这很好,但把白纸黑字、铁板钉钉的惊人数据也简单归结为“片面的教育现象”,恐怕同样不足以“得出令人信服的结论”,更谈不上什么科学和认真。提请钟先生注意:广东全省贫困大学生已经突破10万人,是“记者从广东省教育厅获悉”的,不是道听途说,更不是谁恶意捏造的。

广东固然代表不了整个中国,但一个率先致富的先发省区,教育高收费尚且已催生了10余万贫困大学生,这何止是不能用“片面的教育现象”来掩盖,带给人们的还是心头强烈的震憾。笔者愚鲁,很难想像在经济发达的广东,教改尚且改出了这副模样,其它省区的贫困大学生还能从容就学,或是贫困学子的数量“急剧减少”。教改不论怎么个改法,也不能让贫困学子在教育高收费的逼迫下,到垃圾桶里去拣剩饭吃,一天只能吃两顿饭,一年只能买一条18元的裙子,或是为了凑足学费沦落风尘,凑不足学费就得黯然离开校园,这应该是一条底线。突破了这条底线,便易令人迷惘。钟先生举起“夸大其辞、危言耸听”的大棒,同时砸向3位论者的脑袋,就更是让人不解:让人上不起学的教改难道是成功的?

当惊人的数据在钟先生看来并不能说明问题,当抱怨教育高收费四起的声音在他的眼里转化成了“片面的教育现象”,当泣血的呼吁遭到他一番“夸大其辞、危言耸听”的“棒打”时,笔者真诚地期待钟先生能为国之根本着想,为贫困学子们着想,或在网上展开调查,或暂且抛开手头的书卷,深入民间进行相关的调查。之所以这般期待,是因为我丝毫不怀疑倡导“以科学的方法、认真的态度”对教育改革的成败作出评价的钟先生,一定有更科学的方法、更认真的态度和更高的热忱,对教改做出中肯的评价。别让教改蒙冤,也别让我等蒙冤啊。

曾经“夸大其辞、危言耸听”的杨耕身和汪强,应该同样也有上述的期待。钟智先生若能得出“让人上不起学的教改仍然是成功的”这样一个“令人信服的结论”,对抚慰人们的心灵也会大有帮助。不要拒绝行善,请钟先生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