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6-07-01 廖祖笙:还不是悠然浅唱的时候

——致友人


怀旧是人类的天性。岁月在日升日落中悄然滑落,游子对故乡的怀想却并不会因此而磨灭,相反会在心头一节节攀升。故乡总有恒久的魅力,不但会盘踞游子的记忆,也会轻巧地掠走一次次的怀想和感伤。

乡关茫茫。当你在为故乡“要通火车了”而兴奋而写下这些感叹号时,我也一样在怀想着我的故乡。我知道故乡的少女依然美艳,故乡的湖水仍然湛蓝,但我同时也知道故乡的民风已不再像往昔般淳朴。我想亲近故乡,但又往往害怕走进故乡。

你的故乡我的故乡他的故乡,又何尝不是一片土地上诸多巨变下的一帧帧剪影呢?

我想,虽然乡愁注定会贯穿你我的今生,但我们既然飞向了更博大的天空,就不应再是连连浅唱在故乡之树上的秋蝉。我们鸟瞰着更广袤的土地,心系的也该是一望无际的田园。当有些田园已是荒草蔓生时,我们关注的目光,就不应仅仅再投射在故乡的身上。

邓公走出故乡后,一生就再没有回过故乡;毛公叱吒风云,也曾有过“埋骨何须桑梓地”之叹。我们不去奢求什么伟岸,但我记得施群先生在《落叶的春天》一书中,曾写过这样一句话:“是星星,发星光;是太阳,放阳光。”

朝花带露争相绽放之前,还不是悠然浅唱的时候。怀想故乡,亲近故乡,本也是人之常情。但在常情之外,切莫急于隐去,不论是星光,是阳光,都尽我所能地照耀吧。不要因为笙歌的响起,就忘了黎民的忧伤。

故乡任何时候都不会是一座孤岛,它总是和山外的世界血脉相连。越多人的血管里流动着共同的忧患和争取,故乡宁静平和的景象,也才会有越多的一分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