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6-07-04 廖祖笙:更该对教育部进行彻查

教育高收费、乱收费给这个时代造成的创伤,不仅有案可查,还可以用创巨痛深来形容。据7月4日《北京晨报》报道,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日前发布《中国贫困高考生调查报告》,记者从这份报告中获悉,教育支出是贫困高考生致贫主要原因,八成贫困高考生家贫缘于教育开支,六成贫困高考生凑不齐第一年学费,178万大学生助学贷款“该贷未贷”。

类似的调查报告多得已是指不胜屈。截至笔者发稿时止,在百度键入“贫困生调查报告”,用时0.001秒,找到的相关网页是49500个。我想,一而再、再而三地对贫困生进行调查,意义不大,上学贵、上学难已是路人皆知,无可置辩。继续调查、论证下去,无非也就是数字上出现了某些变化而已。要想确实推翻这座新的大山,窃以为首先更该彻查的是教育部。

要根除教育收费的积弊,实则简易如1+1=2。只需对各类学校的合理收费进行必要核算,制定出具体的、不含泡沫的收费标准,命令学校照章执行,不得再另外收费,教育高收费、乱收费的魔爪就不可能再伸向大江南北。一本书定价10元,销往任何省区也难卖到15元或是20元。出版图书可以实行全国统一定价,为什么学子们同样念的是大一,在有些省区收费是3000余元,在有些地方却是6000余元甚至上万元?

一人善射,百夫决拾。教育高收费、乱收费之所以会呈泛滥之势,与教育主管部门的主管不力或是默许、纵容是有直接关联的。国家和人民都无法容忍这座新的大山的存在,教育主管部门为何却一再对其放任自流,或进行隔靴搔痒似的管理?这里面到底都有些什么猫腻?应当彻查。

为什么教育高收费、乱收费逼良为娼、逼出人命的现实一再展现在国人的面前,教育主管者也可以坦然得对国人非但不怀有歉意,还能在媒体屡次渲染教育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为什么纷纷扬扬的建设性意见,在教育部总得不到听取?为什么教育高收费、乱收费愈演愈烈,教育部时至今天也不出台可执行的、统一的收费标准?为什么国家对教育的投入在逐年增大,教育主管者在国内、国外却还是常常念叨教育“投入不足”?教育部门反复巧立名目进行高收费、乱收费的资金所得,最后都流向了何方?诸如此类,上学贵、上学难这座大山的背后,拖着太多的问号;教育部的某些主管方式、工作姿态,也很有些离奇怪异。为国之根本着想,为国家的长治久安和教育事业的健康发展着想,为有利于执政透明化着想,对教育部该当彻查。

没有一个经得起追问的教育主管部门,教育事业的春天永远不会款款向我们走来。这些年来,教育高收费、乱收费不但置众多学子和学生家长于水深火热,也正陷党和政府于不义。笔者建议:党中央和国务院宜及早组成联合调查小组,对教育部进行彻查。对这样一个不断积蓄民怨、几近尸位素餐的部门,该是认真“收拾”它一回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