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6-07-04 廖祖笙:愿汤敬岩式的长征震醒医改震醒中国

7月4日的《新京报》刊发的一篇报道足以催人泪下。黑龙江尚志市男子汤敬岩耗时43天,一步一个脚印,用板车拉着病妻到北京寻求治疗。男子称为救病妻行走了约3000里,一路靠乞讨为生,累的时候就想想红军的两万五千里长征,一路走烂了两双布鞋。他希望有医院能免费给他媳妇治疗,或者有好心人助他渡过难关。

任何人都不难想像出这长征般的求医路上,对汤敬岩夫妇来说隐含着多少的悲凉。当他用板车拉着妻子,一步一个脚印向目的地负重前行时,这40多天里也一定有无数辆的豪华轿车从他们的身旁轻盈驶过。虽然奔走在同样的一条路上,人生的况味却天壤之别。这是一次具有某种隐喻效果的长征,它提示我们在匆匆前行的路上,或已忽视了什么,甚至让某些方面已经回到了原点。

汤敬岩进行的这次长征,没有红军当年两万五千里长征时的壮怀激烈,但也显露着夫妻之间的相濡以沫。在看病难、看病贵的当下,他不因无力承担高额的医疗费用,而置妻子的生死于不顾,毅然徒步踏上了艰难之旅,也显现了某种人性的本能和可贵,并支撑了病妻对生的渴求。一个理想、公平、善治的社会,不会忽视这样一次具有隐喻效果的长征,也不该忽视任何一个社会成员对生的渴求。

在求医路上已经开始长征的,这些年其实远不止汤敬岩夫妇,只是长征的方式千汇万状罢了。有人在长征的路上,终未感受到医改的光芒,已经撒手西去;有人在长征的路上,或变卖着家产,或已倾家荡产,仍在病痛中苦苦经受着煎熬……我想:当年进行两万五千里长征的红军如果在天有灵,目睹此情此景,会痛彻心腑的;我想:如果苍天有泪,苍天看着汤敬岩在星光下三饥两饱、喘息而行,苍天也会流泪的!

一个社会不论最终会走向何方,也该常怀一段柔肠,尊重每一个社会成员生的渴求和权利,并为其提供一些最基本的服务平台。当某些社会痼疾已经凸显无遗,给部分人群的生存带来了巨大的困扰时,仅仅依靠一些活雷锋似的机构和男女去施舍爱意,是远远不够的。也许,我们的首善之都不会负了汤敬岩这次的一番艰辛,但靠了某个单位或部分市民的偶发善心,救得了一个汤敬岩的妻子,救得了大江南北徘徊在医院门前的那些人群吗?

再悲凉的故事,终也有划上句号的时候。医改让国人等这么一个句号,怎可以一等就是这么多年?!

汤敬岩式的长征,能如惊雷一声,震醒医改震醒中国吗?我们期待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