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6-07-05 廖祖笙:我看杨振宁夫妇的“非常恩爱”

11月6日的《南方都市报》有消息说,杨振宁教授及其夫人翁帆日前出席了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建校40周年庆典。尽管媒体的“长枪短炮”齐齐对准他们,但两人仍表现得很大方,不时挨着头,亲密地低声交谈,并十指交扣握着手,非常恩爱。

对一个82岁的男人与一个28岁的女人结婚,笔者此前保持沉默。世纪忘年恋也好,金童玉女的爱情欢歌也罢,都属于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旁人无可指摘。但因为老夫少妻在公众场合的某些表现,就给其贴上“非常恩爱”的标签,则令我难于苟同,我认为这样的表述易给习惯于感性认识的女性带来误导。

每个人都有自身的社会属性,在特定的社会环境中,人类往往身不由己。几乎所有的公众人物在公共场合都是“非常恩爱”的。你见过黛安娜和查尔斯在众目睽睽中不“恩爱”吗?明星的老公都玩儿得有人要为3岁的孩子打官司认父了,人家夫妇俩在外面也照样是夫唱妇随,“恩爱”得很……夫妻间的恩爱,有时在屋外不过是一件衣裳,在屋内恩爱与否,就只有夫妻俩自个知道了。

在翁帆的母校,在媒体的“长枪短炮”面前,这对老夫少妻不“非常恩爱”,难道还能怒目相向或是大打出手不成?特定环境下的“非常恩爱”,并不能说明什么,也全无渲染的价值。

梁实秋的倾城之恋,也曾让我深深感动。我相信他和比自己小28岁的韩菁清之间的爱,如他在情书中所说,真的爱并不盲目。可当男欢女爱的年龄差距达到了半个多世纪时,对于其间是否或多或少存在着盲目,或是如媒体所渲染的那般恩爱,我还是不无怀疑。倘使一个中年男人和一个初中女生谈上了恋爱,你我会说他们恩爱吗?假如恩爱,那么二者恩爱的基础又是什么呢?

我想像不出杨振宁夫妇拉上窗帘之后,恩爱又到底会是怎么个样子。敬爱是一码事,男女间的真爱又是另外的一码事,但愿翁帆在迈出常人所难迈出的那一步时,没有把敬爱混同于真爱。多年从事性心理、生理研究的广东省性学会副会长朱嘉铭对此曾经指出:两个人如果年龄差距太大,心理、生理上会有差别,这种差别短期内未必能发现,但时间长了可能会出现鸿沟。但愿杨振宁夫妇没有朱嘉铭所说的鸿沟。

婚姻毕竟不是儿戏或只供观赏的标本。在看到杨振宁夫妇“非常恩爱”的同时,我还是希望年轻女性在做出婚姻抉择时,最好能本着对人生负责的态度,少一分轻率,多一分慎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