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6-07-09 廖祖笙:不能让众生从容度日的民族无颜夸耀GDP连年增长

这些年来,银行信贷业务繁忙,申请购房贷款、助学贷款、医疗贷款者激增。银行和贷款客户之间的关系,多像是唐僧和孙悟空之间的关系——一方被套上了金箍,一方则享有念紧箍咒的权利。

7月9日《济南日报》消息,建设银行山东省分行在全省推出10项个人房贷新举措。其中之一是建行一改房贷还款只能月供的老模式,新增“双月供”、“季供”等多种方式,更大程度地满足普通百姓对住房贷款的需求。

山东建行推出的房贷新举措,无疑为房贷客户提供了更大的还款空间,有体谅之意,从某种层面来说值得称道和推广。但我想,当人们为拥有生存要件而不得不向银行大笔贷款时,其间所隐含的悲凉,是任何短效的止痛片也无法遮蔽的。还款方式纵千变万化,贷款者的头上终归也还是被套上了金箍,常年喘息、呻吟在紧箍咒之下,必然伴随的是生活品质和幸福指数的下降。

别说房贷还款由月供变成双月供或季供,就是变成半年供、一年供,又如何?只要是贷款,就必定要悉数偿还,任何一个贷款者都了然一旦无力还款,将面临怎样严重的后果。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旦夕祸福,谁能保证得了在彻底还清贷款之前,脚下就一马平川?于是,焦虑成了流行色,公共道德出现显见的滑波,治安状况也日趋恶化。西哲早一语道破:债务是犯罪之母。

一个社会一旦大面积呈现寅支卯粮的生态,各种各样的社会问题就会接踵而至。社会的繁荣,任何时候均不能以大量人群背负沉重的债务为前提。看病、买房、上学等等,乃生而为人必须具备的生存要件,也是与生俱来的权利诉求。放眼我国五千年来的文明史,哪个朝代“文明”得让众生为此大笔举债过?

同日的《成都商报》有消息称,国家统计局局长邱晓华近日预计,今年上半年我国GDP增长将超过10%。我千思万想,也想不出GDP如此连年增长且涨幅惊人,对房奴、病患、学子而言,到底有哪些实际的意义。GDP数据的增长,不就意味着国人总体生活水平有所提高吗?可看看喘息在种种贷款之下的男女,他们的生活品质是在提高呢,还是在下降?

依靠银行变通贷款、还款方式,并不足以真正拯救被套上了金箍的众生。我们或需要来一次大赦,运用某种宏观调控手段,全面赦免房奴、病患、学子因了贷款而背负的人生苦役。孙悟空可以72变,尚且不堪唐僧猛念紧箍咒之苦;浊骨凡胎,又如何经受得起种种债务的催逼?我们来到人间,应该不是为着背债、还债而来的吧?

不能让众生从容度日的民族,也就不配和无颜夸耀GDP数据的连年增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