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6-07-12 廖祖笙:“打工王子”是悲剧符号的复制品

上海交大学生陈恩桃被同学们称作“打工王子”,打6份工助6个孩子读书,有时一天只睡两三个小时,就连一日三餐都是边走边吃。勤工俭学的收入为什么不首先用来偿还贷款,而用来资助别人?因为他总想着,“我多做几份家教,生活上再节俭一点儿,这些像我一样贫穷的孩子们就有书念了。”(据7月12日《中国青年报》)

湖南怀化学院洪战辉同学带着捡来的妹妹艰难求学的事迹据说“感动中国”,教育部曾发出过《关于开展向洪战辉同学学习的通知》。陈恩桃同学的事迹,给人们带来的心灵震憾绝不亚于洪战辉,但我希望这类悲剧符号不会仅只是“感动”了中国。这一声声青春的颤音,更应该给中国社会和教育体制带来的是某些必要的反思。

学子成了“打工王子”,让我们首先感到的是一阵心酸。陈恩桃自身还欠着银行的贷款,还要同时打几份工助6个孩子读书,有时一天只睡两三个小时,就连一日三餐都边走边吃,这和一部昼夜运转的机器还有多少区别呢?让贫穷的孩子有书可念,不是寒窗苦读的陈恩桃所该肩负的责任。当他把本该用来专注求学的青春更多用于自助、助人时,确能奏效的社会救援机制又在哪里呢?有教无类的教育传统又在哪里呢?没人担心过他会过劳死吗?

高昂的学杂费让多少家庭和莘莘学子望而生畏!社会救济、社会保障体系严重滞后,原本书香飘袅的校园而今也弥散着前所未有的铜臭气息,我们因此更需要的是荡除教育积弊,并运用一切可能运用的手段,尽快完善社会救济和社会保障体系,而不是一再用扭曲的青春典范,来鼓舞莘莘学子疲于奔命。把悲剧符号当作青春奋进的号角,发动莘莘学子顽强自救或是惠及他人,不仅是对苦难青春的无视,也是对柔弱生命不经意的摧残!

带露的朝花应该轻快地绽放在青春的枝头,而不该扭曲成教育高收费、乱收费之下不当牟利的工具。不要动辄用“感动中国”之类的词句来掩饰青春的悲凉,如果我们只从洪战辉、陈恩桃等同学的身上看到了“感动”的成分,而没有看到不该有的缺失和凶猛,那么我们的子孙在求学的路上,也很可能成为这类悲剧符号的又一个复制品!

在洪战辉的复制品再次出现之后,教育部又准备发出《关于开展向陈恩桃同学学习的通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