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6-07-13 廖祖笙:朝阳区准备变成富人聚集区?

7月13日的《新京报》有消息说,北京朝阳区将加强人口规模调控,适当控制低价商品房的开发建设,减缓户籍人口增长过快的势头;以高档商用公寓开发建设为主,吸引高素质人才。

正当国人普遍哀叹买房难之秋,北京市朝阳区竟然混淆概念,公然发出这等嫌贫爱富的宣言,令人瞠目结舌。

稍具常识判断者均不难从如此打算中闻出嫌贫爱富的气息。只是这嫌贫爱富,披上了一件貌似堂皇的外衣,打出了“加强人口规模调控”、“吸引高素质人才”的幌子而已。高素质人才和购买高档商品房之间,并不存在必然的关联,这里面有着概念上的有意混淆,即高素质人才等于高消费人群,而不具有高消费能力的人群,是算不得高素质人才的。

在知识贬值的年代,我国曾一度出现过造导弹的不如卖茶叶蛋的活得滋润之怪象,而今此怪象虽有减缓之势,但也并不意味着高素质人才就一定买得起高档商品房。君不见研究生、大学生当保姆的报道不时见诸报端?受过多年高等教育的男女,相对于卖茶叶蛋的、开出租车的、因了来路不明的资本在某些领域倒海翻江的男女,应该算得上是高素质人才吧?可朝阳区似乎并不这么认为,连低价商品房的开发建设都已经准备“适当控制”了,要“以高档商用公寓开发建设为主”了,还叫喊哪门子的“吸引高素质人才”?在房价因地域政策的支撑不降反升、户籍也出来充当拦路虎之地,满腹学识的博士生、研究生、大学生如果走路没有拣到金砖,在嫌贫爱富的朝阳区将来注定要被排斥在高素质人才的门外,因为在这儿你连一套商品房也未必买得起,当然也不可能拥有当地的户籍。

难道北京市朝阳区准备变成富人聚集区?穷人相对于富人,在拜金社会显得更加弱势,在贫富差距日益加大的时下,我们在制定有些政策时,尤其要注意缓解社会矛盾,切莫玩弄字眼,混淆概念,人为制造社会不公。萧伯纳曾经说过:“仇恨是弱者进行报复的宣言。”当政策性嫌贫爱富也有了堂皇的说辞时,我们尤其感受到构建和谐社会的必要性和紧迫性,并需高度警惕某些政策性歧视或会导致仇恨的心绪在弱势人群中蔓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