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6-07-21 廖祖笙:希望不要欺人太甚、逼人太甚!

 “统一宣传口径”就能把一个清白的孩子诬为“小偷”?我暂且把我纪录的一些片断公开,并隐去单位名称。希望不要欺人太甚、逼人太甚!

■2006年7月17日:

上午《南方都市报》、《广州日报》、《佛山日报》、《珠江时报》、佛山电视台等媒体的记者接到群众报料电话后,已陆续赶来。佛山的一位记者致电南海区××××××相关人员,对方要记者先别报道这事,要统一宣传口径,说是学校有一个“小偷”摔死。不久后佛山的一位记者告诉我,×××××××已经来电,让这家媒体的记者撤回。

中午警方带我们夫妻到殡仪馆辨认尸体,记者赶去学校了解情况。经过辨认,那具惨不忍睹的尸体确系我儿廖梦君的遗体!从殡仪馆出来,我们夫妻俩赶往黄岐中学汇合,有记者告诉我,××××××的领导再次同记者谈到“统一宣传口径”之事,其间有记者向对方指出:这事捂着瞒着恐不是办法,把廖先生的孩子说成是“小偷”,更没有谁会相信,只会把事情越搞越大。对方于是答应不再“统一宣传口径”。

在学校门口,我气愤地质问:“一个活生生的孩子就这样惨死在学校,你们还想把一个作家的孩子涂抹成‘小偷’,可能吗?有人相信吗?”一位×领导赶紧说:“没有说他是‘小偷’呀,谁说他是‘小偷’了?已经说过这材料要收回了,不对外发了。”

晚上《广州日报》、《南方日报》等媒体的记者几次给我打来电话,催我补充情况,说稿子赶着上版。我于是写下了在殡仪馆看到的情况。

■2006年7月18日:

原以为今天梦君遇害的事会出现在多家媒体上,谁知上网以及买来报纸,没有看到片言只语。与几位在媒体工作的同志电话联系后,始知××××××××昨晚临时下了通知,说这事要等破案之后才能报道。

……

一个此前没有任何犯罪纪录、从小不偷人一针一线的少年,这般离奇惨死校园,“统一宣传口径”后的结果是这个少年是“小偷”,被发现后杀人……这简直是在愚弄所有中国人的判断力。如此滔天冤案,要何时才会真正大白于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