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6-07-21 廖祖笙:可怕的“统一宣传口径”

7月21日,多家媒体刊发了署名佛公宣的通稿,我发现该稿有与事实严重不符之处,且完全采信的是老师一方的说辞,对我儿全身累累伤口何来、为何会坠楼只字不提。

该稿说,“16时30分左右,廖某到数学科梁老师办公室,领回了两本书后离开。不久后,该校的邓老师因有事到综合楼三楼初一级老师的办公室时,发现廖某正在办公室的书柜里翻找东西。”16时30分左右,别说廖某不可能正在办公室的书柜里翻找东西,就是连学校也还没有到达。

我妻接到那个公用电话时,已是下午4时11分,这可以从邮电局得到印证。我妻从楼上下去找孩子,找到孩子后两人再上楼换衣服,16时30分母子俩连家门都还没有出。我家住得比较高,名曰住在6楼,其实等于住在8楼,因为最下面两层都是车库。上下楼需要时间,找孩子需要时间,换衣服、简单梳洗需要时间。出门后,母子俩还到附近的市场购物,我儿购买了32元的足球彩票,上面纪录的时间,也完全可以证实“16时30分左右”他们母子俩还在离学校很远的北村。如果遗物没有被凶手毁掉,应该也可以在我儿身上找到彩票。再乘车到嘉州广场下车,此时已快到下午5点,我儿步行走到学校,同样需要时间,何来“16时30分左右,廖某到数学科梁老师办公室”之说?

这些老师在时间上为什么要撒谎?试图掩盖什么?

这个梁老师极可能就是我孩子日常所说的梁主任,如果是,就更有问题。孩子生前多次对我们说过梁主任对他的态度极其恶劣,已经两次对他明言要“揍你”。这一情况,我前些日子对外也已简要说过。

我儿被叫去“拿毕业证”,为什么又会“到数学科梁老师办公室,领回了两本书”?一个已经毕业的孩子,到一个避之犹恐不及的老师那里,有什么书可领?我儿的数学老师根本就不姓梁!而且是女性!

已经惨死的孩子不会说话,这篇通稿完全依据老师们的一面之辞写稿,对我孩子身上的那些伤是怎么来的,为什么会从楼上坠落,却只字未提。20日警方通过对我孩子的遗体进行解剖,发现我儿左边腹腔已被刺穿,肝部有伤,脾部烂得厉害,头顶的大脑组织里有血迹。

郑重提醒:我孩子和这个邓老师此前没有任何过节!

如果说一个纯真的孩子仅只因为书籍被扣就有了行凶动机,就会“突然伸出左手绕住邓老师的脖子,右手从身上掏出一把水果尖刀,猛刺向邓老师”,那么一伙名曰人民教师,实则经常打学生的斯文败类就更有行凶杀人的可能。到网上去看看,实地到学生当中去问问,该校体罚、刁难学生的事常有。

特别是该校一直想把我孩子变成要多花3万元就读的择校生,结果目的非但没有得逞,相反一再遭到痛批时,就更是容易恼羞成怒。这次领证之后,我儿就要到别的学校念书去了,再也不用踏进已让他感到恐惧的这所学校了,这是他们最后的一次报复机会!在别的场所要诬陷一个孩子,岂有如此方便?

邓老师被捅了7刀?我儿的身上又何止被人捅了7刀?!他的累累伤口又是怎么来的?没有人追杀他,他如何会好端端从5楼坠落,而且是垂直坠落,连1米外的栏杆也没能跳出?

惨死的孩子已经没有任何解释和申辩的能力,这几个老师爱怎么说就可以怎么说。如果说这样的所谓“真相”也能在某部门几次开会研讨之后出笼,并且成立,那么是否意味着我们的社会,往后就可以延伸这样一种逻辑:杀人要比速度,谁永远闭上了嘴巴,谁就是小偷、凶手;谁仍然还活着,谁就是受害者甚至正义的化身?

在这样的环境下生存,我已经没有了最基本的安全感,如果本博客长期未更新,或文字风格明显出现异样,那么极可能我们夫妇俩也已经被害了。如果我不在了,我的灵魂将仍然希望国家更强大,国人多珍重。

不要为了掩盖已有的罪恶,而实施更大的罪恶!这对我们这个国家和民族只有坏处,没有好处!

这些天来,我从方方面面也了解到了一些情况,越发觉得诡异,越发对案件能否真正大白于天下缺乏信心,这些暂且不说。先说说“统一宣传口径”。

我把我纪录的一些片断公开,这种情况下,也没什么好畏惧的了,单位名称暂且隐去:

■2006年7月17日记事:

上午《南方都市报》、《广州日报》、《佛山日报》、《珠江时报》、佛山电视台等媒体的记者接到群众报料电话后,已陆续赶来。佛山的一位记者致电南海区大沥■■■■相关人员,对方要记者先别报道这事,要统一宣传口径,说是学校有一个“小偷”摔死。不久后佛山的一位记者告诉我,佛山■■■■■已经来电,让这家媒体的记者撤回。

中午警方带我们夫妻到殡仪馆辨认尸体,记者赶去学校了解情况。经过辨认,那具惨不忍睹的尸体确系我儿廖梦君的遗体!从殡仪馆出来,我们夫妻俩赶往黄岐中学汇合,有记者告诉我,大沥■■■■的领导再次同记者谈到“统一宣传口径”之事,其间有记者向对方指出:这事捂着瞒着恐不是办法,把廖先生的孩子说成是“小偷”,更没有谁会相信,只会把事情越搞越大。对方于是答应不再“统一宣传口径”。

在学校门口,我气愤地质问:“一个活生生的孩子就这样惨死在学校,你们还想把一个作家的孩子涂抹成‘小偷’,可能吗?有人相信吗?”一位■领导赶紧说:“没有说他是‘小偷’呀,谁说他是‘小偷’了?已经说过这材料要收回了,不对外发了。”

晚上《广州日报》、《南方日报》等媒体的记者几次给我打来电话,催我补充情况,说稿子赶着上版。我于是写下了在殡仪馆看到的情况。

■2006年7月18日记事:

原以为今天梦君遇害的事会出现在多家媒体上,谁知上网以及买来报纸,没有看到片言只语。与几位在媒体工作的同志电话联系后,始知■■■■■■■昨晚临时下了通知,说这事要等破案之后才能报道。

……

一个此前没有任何犯罪纪录、从小不偷人一针一线的少年,这般离奇惨死母校,“统一宣传口径”后的结果是这个少年是“小偷”,并行凶……这个孩子身上的累累伤口是哪来的,缘何会从6楼坠下,怎么不说?此案何时才会真正大白于天下?!


附该通稿:

广东佛山一中学生涉嫌盗窃刺伤老师后坠楼身亡


2006年07月21日 12:18


7月16日下午,南海区黄岐中学发生学生坠楼身亡事件,警方接报后初步查明:该校初三级毕业生廖某因涉嫌窃取教师用品,被发现后刺伤该校教师,在逃离现场过程中,从学校综合楼五楼坠落到一楼地上,经抢救无效身亡。

据警方调查,当日下午,黄岐中学初三级毕业生廖某回到学校,从其班主任谭老师处领取了毕业证和黄岐高中入学通知书。16时30分左右,廖某到数学科梁老师办公室,领回了两本书后离开。不久后,该校的邓老师因有事到综合楼三楼初一级老师的办公室时,发现廖某正在办公室的书柜里翻找东西。邓老师发觉情况异常后询问了廖某,廖某称是学校的李素贞老师要他帮忙找一些东西,邓老师听后说学校根本没有一个叫做李素贞的老师(经查,黄岐中学确实没有此人)。出于慎重起见,邓老师要求廖某留下手里的全部书籍,并让其次日随班主任来取回并说明情况,廖某答应后便离开了。

约10分钟后,廖某返回办公室向邓老师索要被扣书籍,遭到拒绝,邓老师坚持要求其次日随班主任来取回书籍。这时,廖某突然伸出左手绕住邓老师的脖子,右手从身上掏出一把水果尖刀,猛刺向邓老师,邓竭力反抗并大声呼喊“救命”。在搏斗中,邓老师面部、腹部等处被刺中七刀。门卫室保安员李某和清洁工黄某听到喊叫声赶到后,发现了受伤倒地的邓老师,遂将其扶到门卫室,并当即报了警。

17时30分左右,佛山市公安局南海分局黄岐派出所黄岐社区民警中队两名民警和四名治安队员接到指令后,赶往现场处警。民警在黄岐中学门卫室见到浑身血迹的邓老师,经过短暂询问后,其中一名民警和两名治安队员立即将邓老师送往医院接受救治,邓被送至医院后便陷入昏迷,另外一名民警和两名治安队员迅速展开现场调查。

18时左右,一名治安员搜查到学校综合楼六楼平台时,通过对面嘉洲广场外玻璃幕墙,看到一个人影从学校综合楼上坠落。民警接到治安员的报告后,迅速赶到楼下查看,发现一男子倒在综合楼下的水泥地上,便立即通知黄岐医院派人到场组织抢救,伤者最终因伤势过重不治。经过身份核对,证实该名死者便是刺伤邓老师的廖某。警方随后通知了死者家属。

警方经过现场勘查表明,廖某伤人后逃至综合楼五楼教工之家,在窗口处坠落到一楼地上,此过程排除他人及外力所致。警方还证实,廖某刺伤邓老师所使用的水果刀,以及从廖某身上找到的一个U盘,均属于该校老师所有,之前被邓老师扣下的7本书中有5本也是学校老师的。

7月17日,被刺伤的邓老师经抢救后已苏醒脱离危险。(来源:佛山日报,作者:佛公宣)


廖祖笙再次郑重提醒:我孩子和这个邓老师此前没有任何过节!

如果说一个纯真的孩子仅只因为书籍被扣就有了行凶动机,就会“突然伸出左手绕住邓老师的脖子,右手从身上掏出一把水果尖刀,猛刺向邓老师”,那么一伙名曰人民教师,实则经常打学生的斯文败类就更有行凶杀人的可能。到网上去看看,实地到学生当中去问问,该校体罚、刁难学生的事常有。

特别是该校一直想把我孩子变成要多花3万元就读的择校生,结果目的非但没有得逞,相反一再遭到痛批时,就更是容易恼羞成怒。这次领证之后,我儿就要到别的学校念书去了,再也不用踏进已让他感到恐惧的这所学校了,这是他们最后的一次报复机会!在别的场所要诬陷一个孩子,岂有如此方便?

邓老师被捅了7刀?我儿的身上又何止被人捅了7刀?!他的累累伤口又是怎么来的?没有人追杀他,他如何会好端端从6楼坠落,而且是垂直坠落,连1米外的栏杆也没能跳出?

惨死的孩子已经没有任何解释和申辩的能力,这几个老师爱怎么说就可以怎么说。如果说这样的所谓“真相”也能在某部门几次开会研讨之后出笼,并且成立,那么是否意味着我们的社会,往后就可以延伸这样一种逻辑:杀人要比速度,谁永远闭上了嘴巴,谁就是小偷、凶手;谁仍然还活着,谁就是受害者甚至正义的化身?

在这样的环境下生存,我已经没有了最基本的安全感,如果本博客长期未更新,那么极可能我们夫妇俩也已经被害了。如果我不在了,我的灵魂将仍然希望国家更强大,国人多珍重。

不要为了掩盖已有的罪恶,而实施更大的罪恶!这对我们这个国家和民族只有坏处,没有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