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6-07-25 廖祖笙:不过是前兆和佐证而已

这些天来,面对无数善良、正直的人们,我已说过无数次的泣谢。今天再次跑了一整天,呆坐之余,我只想说说互联网上这次独特的景观。没有哪条法律规定,儿子遇害,就必须立刻死去,或自我剥夺休息、倾诉、悲痛的权利。

心中已是装满伤痛,再看看网上的杀人不见血,我发现虐杀仍然在继续。自有互联网以来,网上还有过比这更奇特的景观吗?何其相似啊,“从肉体上消灭,从道德上抹黑”——有人在某个少年尸体的身旁,在某个痛失爱子的父亲面前,竟然可以乱棍齐下,翩翩起舞了!

而且是批量!这从一个侧面也更加印证了我儿横死的诡异。但我又能说些什么?我说过“即便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有些事情我也仍然是说不得,不能说”,无非是不想徒生枝节、省得我儿死不瞑目。难道这也做错了吗?

有人像逼供似的追着我要尸检报告,要相关证据。报告没有出来,我能凭空变一份给谁?再说就是我拿到了尸检报告,或有某些证据,就非得在这里公开披露吗?这里不是法庭吧?

有人要我贴出遗体、现场的照片,我没想过要贴,但十分想取得。不让拍,看不到,我又能何为?

有人连区区作家身份也有质疑的兴趣了。质疑去吧:1996年加入福建省作协,作协会员证编号00782,正式出版的著作有7部,不用再列书单了吧?有人说借儿子的死“炒作”——真说得出来!

有人一再要我公布卡号,我在找寻目击证人、物色律师的同时,想到即将面临的艰辛,也就顺带贴出了卡号,马上又有人揪住其不放。紧张个什么呀,等到哪天我把清单列出来,就知道紧张过度了,阻止成功了。

有人死了孩子,也能成为某些人娱乐方式的一种,还有哪片土地比此更神奇?

……

身为人父,此际所有该为亡子去做的事情,我都会不遗余力去做,但我知道结果或许已经预定。种种迹象表明:在这一事件中,廖梦君同学“必须是小偷”。网上的有些唾沫,不过是前兆和佐证而已。

想想自己近两年来的忧国忧民,再看看而今网上的棍棒横飞、唾沫四溅,我才知道当初活得有多么傻气。何苦呢?与其有时间去写那许多废话,还不如在家多陪陪孩子。但愿天堂或地狱,不会有这许多的诡异、残忍及抹黑。

走好,我可怜的孩子。你会等我,我会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