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6-07-27 梦君母亲:廖梦君母亲泣诉

这段时间,不断有好心人给我们打电话、发短信、网上留言、捐款等等,安抚我们,在这我先谢谢大家了。

作为母亲,2006年7月16日是我的灾难日,我到临死的前一秒钟也不会忘记这一天。

儿子在学校的离奇惨死,把我的生命也一样给带走了,现在还留下的,不过是躯壳罢了。我不敢看儿子生前的照片,因为它总使我想起儿子遗体上浑身是伤的惨状,联想到儿子遇害前所经受的殴打,我的眼泪就不断地淌出来,整晚整晚没法儿合眼。

孩子他爸怕我想不开,出门找证据、请律师都要带上我,不让我一个人单独呆着。看着他猛然消瘦了的身子,连背也好像开始驼了,我也同样心如刀割。

我们夫妻俩到底做错了什么?以至于孩子死得这么惨,还要被人强行安上“小偷”的罪名?孩子他爸爸廖祖笙写评论不管写了什么,言词写得有多么激烈,出发点也是为社会好;我一个家庭主妇,尽责尽职作一个好母亲、好妻子。这辈子我们从没做过违背良心的事,至于让我的孩子死得这么惨、这么急吗?他不过才16岁啊。突然发生了这样的事,让我们这作父母的往后还怎么活?

儿子被人叫去学校,而且是我陪着他到学校附近,我的可爱善良的孩子,就再也没有回家了,就那样惨死在学校了。我恨死了自己,那天就是我再怎么病怏怏,再怎么不想见儿子的老师,也应该陪着孩子一块到学校去。就是去了也一样会被他们给活活打死,也比这样苟且活着要好受些。

到今天为止,学校对我孩子的遇害,没有给过任何说法,也没有任何安抚的表示。学校对我孩子的惨死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出了这样的事,还装得跟没事人一样。我恨这个学校,不论起因是什么,都没有权利把我孩子的命拿去。把我孩子的命拿去了,还要给一个孩子无端扣上莫须有的罪名,其心何忍。

这段时间,我们夫妻两个天天早出晚归,前面找了好几个律师,把案子详细一说,律师都不敢接这个案子,其中缘由,不言而喻。后面终于有律师肯接手了,虽然知道孩子的冤死不是那么容易讨回公道,但我们无论如何也要还他一个清白,好让惨死的孩子早日入土为安。

我的孩子被人害了,还有人在网上对我孩子以及孩子他爸尽说些难听的话,这也让我更加痛苦。人和人之间,怎么能这样呢?

孩子没了,再也听不到他叫我一声“老妈”了;再也不能对他说“儿子,去帮妈买点东西”了;再也看不到他快快乐乐回家了……儿子,妈想你,想得心里好痛好痛!

梦君母亲 泣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