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6-07-30 淘气猫:乱读“佛公宣”

时间仓促,水平有限,胡乱码了几个字,肯定有不少错漏,欢迎各方人士批评指正!

广东佛山一中学生涉嫌盗窃刺伤老师后坠楼身亡


来源:佛山日报,作者:佛公宣


7月16日(星期日)下午,南海区黄岐中学发生学生坠楼身亡事件,警方接报后初步查明:该校初三级毕业生廖某因涉嫌窃取教师用品,被发现后刺伤该校教师,在逃离现场过程中,从学校综合楼五楼坠落到一楼地上,经抢救无效身亡。

据警方调查,当日下午,黄岐中学初三级毕业生廖某回到学校,从其班主任谭老师处领取了毕业证和黄岐高中入学通知书。16时30分左右,廖某到数学科梁老师办公室,领回了两本书后离开(说明这两本书是被老师没收的)。不久后(这“不久”是多久?警察不可能不问邓老师是什么时间到的学校,如果邓老师说得很清楚,为什么不直接表明时间而用了模糊的“不久”?如果邓老师没有说清楚时间,又怎么会知道是“不久”?难道就是为了“刻意”地顺应前面的话?),该校的邓老师因有事到综合楼三楼初一级老师的办公室时,发现廖某正在办公室的书柜里翻找东西(廖怎么进的这个办公室?为什么没进别的办公室?大概是他走到这里碰巧看到开着门吧。作为初一年级主任[也有称级长和组长]的邓老师,不可能有与毕业班相关的工作,在这个星期日的下午,其他在校老师都快回家的时候,他很凑巧地有点非做不可的事,于是来到学校并很凑巧地与同样是凑巧“窃取”到此的廖相遇了。)。邓老师发觉情况异常后询问了廖某,廖某称是学校的李素贞老师要他帮忙找一些东西,邓老师听后说学校根本没有一个叫做李素贞的老师(经查,黄岐中学确实没有此人)。出于慎重起见,邓老师要求廖某留下手里的全部书籍,并让其次日随班主任来取回并说明情况,廖某答应后便离开了(邓虽然不教廖,但因他是年级主任,廖不可能在学校里没见过他,而且这个时候出现在老师办公室的不是老师会是什么人呢?廖怎么可能愚蠢到违反常理去杜撰一个连他自己都不认识的老师去骗本校的老师呢?有人说廖是做贼心虚,慌不择言,可他既然能临时编出一个不认识的老师的名字,这份“急智”,不要说是同龄的孩子,就是我们成人也鲜有匹敌,哪位要是不服气,可以自己去试,却不能谎称一个自己熟悉的老师的姓和名,这一点实在是令人不可思仪!而邓既然已经当场将其谎言戳穿,又有什么“慎重”可言呢?又为什么让与“李素贞”毫无关系的班主任领着已经毕业的学生来呢?就算是想从廖的班主任那里了解些情况,为什么不当时解决呢?邓又是如何认定廖说的是“李素贞”这三个字呢?这实在是令人不可思议!反正学校里没有“李素贞”这个老师,所有这些都已经是“死无对证”了!纵观这一段,已经具有了一定的故事性)

约10分钟后,廖某返回办公室向邓老师索要被扣书籍,遭到拒绝,邓老师坚持要求其次日随班主任来取回书籍(廖离开了10分钟左右,这个时间是怎么估计的?是邓老师看表了,还是故事情节的需要?这段时间有人看到廖吗?他去了哪里?邓老师又在干什么?本文没有交代,我们不得而知。廖为什么会愚蠢地回去要书?直到毕业了老师才把这两本书还给他,可见这两本书对他来说并不重要,否则早就去跟老师要了。而此时他已经毕业了,这时离去就再也不用回到这个学校了,邓老师又当场戳穿了他的谎言,没有追究他已经是给足了他“面子”,此时不走,更待何时?难道他会认为做贼也可以理直气壮吗?实在是令人不可思议!从下文水果刀的归属我可以认定,廖已经下定决心,如果邓不给就报复他,就为了两本并不重要的书,而且邓老师没说不给,只是让他班主任来才给,廖就动了这样的念头,这实在是令人不可思议!)。这时,廖某突然伸出左手绕住邓老师的脖子,右手从身上掏出一把水果尖刀,猛刺向邓老师,邓竭力反抗并大声呼喊“救命”(按照常理,廖应当挥刀便刺,这样速度又快,效果也好,又便于他逃跑。但令人不可思议的是,廖就象一个职业杀手般地去“绕住邓老师的脖子”,跟邓老师贴身肉搏!我们经常可以在影视剧中看到特种兵或杀手们在搞暗杀时使用这个动作,绕住脖子是为了控制对手,便于另一只手的动作,但这样的动作对刺杀者的身体素质和心理素质要求很高,而且要在对方不备的时候,突然迅速地行动。显然,廖已经具备了这样的身体和心理素质,不愧为军人的后代!使用这个动作,两只手的用力几乎是相等的,如果有谁不信,你可以自己试一试,要想做到两手用力不等,那得经过多么艰苦的训练!因此,廖使用这个动作刺邓,并不是要“简单地教训一下邓”,而是要至邓于死地!为了两本不重要的书而动杀机,实在是令人不可思议!我不知道廖和邓的身高和体重,想来,16岁的廖占据绝对的优势,否则怎么可能抛弃了对老师的敬畏之心,敢拿水果刀跟一个成年人面对面去肉搏?虽然廖具备了特种兵和杀手的素质,但显然他没有掌握好这个动作的要领,不是先掏出刀再绕脖子,而是很不可思议地先绕脖子再掏刀,没有做到出其不意迅速刺杀,导致行动失败!邓老师也不是一般的人,在廖绕着他脖子的时候,他竟然能看到廖是“从身上”掏出刀,真是令人不可思议!)。在搏斗中,邓老师面部、腹部等处被刺中七刀(出于人的本能,邓老师必然要尽力抵挡来刺之刀并奋力夺刀,然而,作为一个成年人在与一个16岁的少年贴身肉搏进行角力的时候竟然处于下风,被连刺7刀,这实在是令人不可思议!而且,为什么面部和腹部被刺,作为“两扇门”的手臂却没有受伤呢?这同样令人不可思议!有人会说,后面有个“等”字,可以认为是列举未尽,我认为这里不能这样看,其一,总共7刀,说明受伤的部位不会太多,就算加上个“手臂”也才三个部位,没有必要列举未尽,其二,这是案情通报,不是讲故事,在受伤部位不多的情况下列举未尽不符合案情通报的习惯。)。门卫室保安员李某和清洁工黄某听到喊叫声赶到后,发现了受伤倒地的邓老师,遂将其扶到门卫室,并当即报了警(从这句话我们可以推导出什么结论呢?1,当时楼里空旷无人,不然也不会只有两个人赶到;2,保安赶到时,廖已逃走;3,没有第三人追杀廖;4,没有叫救护车!但是这样的话,问题就来了, [1] 既然楼里空旷无人,廖是怎么进的办公室,后来又是怎么进的“教工之家”?难道是廖凑巧看到办公室门开着,便进去行窃,逃到5楼后,“教工之家”的门也凑巧开着,他便躲了进去?在这个星期日的下午,是谁来打开这些门的,人又到那里去了?如果是廖自己开的门,他又是怎么开的门?是撬开还是踹开?要是撬开,他用的什么工具?警察没有在现场找到工具,因此撬门被排除;如果是踹开,那么对门是有一定的破坏的,尤其是门锁部位,从邓老师遇到廖时的反应来看,基本也可以排除办公室的门是廖踹开的,从搜查人员没有发现廖在“职工之家”的情况来看,“职工之家”的门也基本可以排除是廖踹开的,而且,一个16岁的学生要想踹开锁着的门,需要几脚呢?就算一脚就踹开了,在空旷的楼中,其声音之大是可以想象的,难道他就不怕楼下的人听见吗?这一切实在是令人不可思议! [2] 保安和清洁工距离现场有多远?从他们听见喊叫到现场用了多少时间?他们是在什么地方发现的邓老师?是在办公室、楼梯上还是在楼门口?假设是在办公室,那么就说明邓老师在同廖的搏斗中处于绝对的下风,在廖离开前就已经倒地,在这种情况下,泄私愤的廖竟然没有多捅他几刀,这实在是令人不可思议!当保安赶到时,如果廖刚刚逃走,为什么邓不要求追赶?这同样令人不可思议!如果不是在办公室发现的,那问题就更多了! [3] 廖是本校学生,应该对学校非常熟悉,在没有人追赶的情况下,为什么不下楼反而上楼?上楼的楼梯和下楼的楼梯难道不是紧挨着吗?从三楼到一楼连30秒都用不了,而且据说这个学校的几栋建筑是连通的,他竟然逃不出去,这实在是令人不可思议! [4] 保安等人扶着邓老师离开现场之后的相当长一段时间内,廖为什么不试图逃走?这同样令人不可思议! [5] 邓老师确确实实受了伤,以至于他倒在了地上,为什么不及时叫救护车?这更是令人不可思议!有人说,那个地方不发达,设施不完善,呵呵,你从古狗卫星地图上看看那个地区吧,看过之后你就不会这么说了!)

17时30分左右,佛山市公安局南海分局黄岐派出所黄岐社区民警中队两名民警和四名治安队员接到指令后,赶往现场处警。民警在黄岐中学门卫室见到浑身血迹的邓老师,经过短暂询问后,其中一名民警和两名治安队员立即将邓老师送往医院接受救治(警察也没有叫救护车,想必是用警车送的),邓被送至医院后便陷入昏迷(真是凑巧,如果邓老师早一点昏迷的话,就无法为警察提供情报了,廖或许能寻机脱逃),另外一名民警和两名治安队员迅速展开现场调查(并不是现场调查,而是搜查,下文证明了这一点。学校那么大,多几个人搜查岂不更好,只留下3个人来搜查诺大的校园,就不怕给“歹徒”留下逃走的空当?我猜是警察从邓老师那里获得了相当可靠的情报)

18时左右,一名治安员搜查到学校综合楼六楼平台时,通过对面嘉洲广场外玻璃幕墙,看到一个人影从学校综合楼上坠落(真是无巧不成书,廖早不掉晚不掉,偏偏在治安员不看平台而凑巧看玻璃幕墙的时候往下掉。呵呵,这样一来,廖的死就有了非厉害关系的公正的证人。可是,这只能证明廖是在这个时候掉下去的,不能证明廖是自己掉下去的!)。民警接到治安员的报告后,迅速赶到楼下查看,发现一男子倒在综合楼下的水泥地上,便立即通知黄岐医院派人到场组织抢救,伤者最终因伤势过重不治。经过身份核对,证实该名死者便是刺伤邓老师的廖某。警方随后通知了死者家属(与廖家说法不符,不是警方说谎就是廖家说谎!)

警方经过现场勘查表明,廖某伤人后逃至综合楼五楼教工之家(廖在这里呆了超过半个小时,是什么原因让他在这里呆了这么久却不逃跑呢?难道这里有些东西很适合藏身?要是那样的话,廖为什么还要爬到窗外?真是令人不可思议!),在窗口处坠落到一楼地上,此过程排除他人及外力所致(这句话是想说明,廖不是被人追到5楼的,掉下楼也与他人无关)。警方还证实,廖某刺伤邓老师所使用的水果刀,以及从廖某身上找到的一个U盘,均属于该校老师所有,之前被邓老师扣下的7本书中有5本也是学校老师的(刀、U盘都是哪个老师的?被廖偷走之前在什么地方放着?如果刀不是邓老师所在那个办公室的,会是哪个办公室的呢?难道廖在被邓老师戳穿谎言之后,恼羞成怒,到别的办公室去找刀?他知道哪儿有刀还是碰巧让他找到了?为什么这个学校的办公室都开着门却没有人?如果刀是邓老师所在那个办公室的,为什么廖会“从身上掏出”刀?这么关键的一把刀最终是在哪里,怎么不提呢?所有这一切真是令人不可思议!)

7月17日,被刺伤的邓老师经抢救后已苏醒脱离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