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6-08-03 池墨:廖祖笙需要的不仅仅是同情

(原载2006-8-5 光明观察)

7月17日,像往常一样上网,上时评人喜欢的民坊社区,在一民声音里,发现一篇《作家廖祖笙的儿子被谋杀!!!》的帖子,初时还以为是廖祖笙先生在开玩笑,因为此前,有不少论坛内的朋友常会拿与自己重名的“新闻人物”开涮。但是,当我打开帖子,发现内容全是第一人称,并不像是开玩笑。当时,我虽然看到了这个帖子,但对廖先生之子被害情节及其内情并不了解,所以只能表示同情、愤慨,并对廖先生给予尽可能的安慰。当晚,廖先生再次在论坛发贴,在这篇《他们以惨绝人寰的手段残杀了廖祖笙的独子!!!》的帖子里,廖先生对其子被害情形进行了细致的描述,从廖先生的描述中,其子死状惨不忍睹,我仿佛看到了一个惨绝人寰的血腥场面。可以想象,廖先生在痛失爱子的打击之下,强忍悲痛,还原了其子被害的真实而残酷场面,需要多大的勇气?廖先生承受的打击,可以用“喊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来形容。廖先生多次在论坛中以“泣谢”二字来表达时评人对他不幸遭遇的同情与关注,我想,廖先生此时此刻已经是欲哭无泪!

然而,案情却并不像人们所期待的那样,朝着有利于廖先生的方向发展,相反,廖先生之子之死,倒是背上了一个“小偷”的恶名。就在大家表示极度愤慨的时候,我在搜狐网站上看到一篇转发题为《广东佛山一初中生刺老师7刀,逃跑时坠下5楼身亡》的消息,该篇新闻之论断,与廖先生的推测截然相反,事情性质发生了180度逆转,如果此新闻报道“属实”,廖先生之子不但“死有余辜”,廖先生恐怕从此算是伸冤无门。本来,我想继续关注事件的进展,但因为民坊社区在进行系统调试,笔者无法正常登陆,所以对廖先生的不幸遭遇进展如何,不得而知。直到今天(7月22日),我才得以顺利登陆论坛,发现关于廖先生之不幸已经评论如潮,大家对这篇新闻进行了质疑和声讨。这篇新闻可信度确实很低,如果廖先生所言属实,那么,这篇新闻当属“假新闻”。还有一点,该新闻不是媒体记者所采写,而是官方消息。但正是官方消息,作假的可能性反而更大。这年头,虚报瞒报指鹿为马的官方多了去,官方的这点伎俩,早已不新鲜,对这类声音,人们也早已嗤之以鼻。我不知道佛山警方是如何办案的,也不知道警方的推理是否是按照书本上参考得来的,但是,从该新闻中,我们不难发现诸多疑点,显然廖先生之子的死,在真相未明之前,再加上“官方声音”的搅和,更是显得扑朔迷离。在这种情况下,任何的质疑和说理,都显得渺小和微弱,人们对廖先生的同情,已经不能帮助廖先生解决任何问题,如果没有有影响的媒体关注,媒体记者不能深入采访,不能发出自己的声音,那么,就无法引起高层的重视,廖先生之子的死,恐怕只有冤沉大海。此时,我们给予廖先生的,就不能仅仅是同情,而应该给予更多的有实质性的东西帮助廖先生拨开迷雾,度过难关,伸冤昭雪。

就在这时候,我看到了时评人杨涛先生在一民论坛里发表帖子,向廖先生提出了几点建议:一是必须尽快请律师,律师必须提取和保留证据;二是如果警方作出对其不利的结论后,在法律上,廖先生可以立即请求检察机关进行立案监督,在请求无效的情形下,如果廖先生手中有证据,可以提出刑事自诉;三是在中国的法治环境下,边走法律程序边上访,向上级政府、公安机关上访。杨涛先生除在法律方面提出务实的建议,还从舆论方面向廖先生提出了建议:一是必须求助于媒体,主要应当求助于北京的媒体,中青报、民主与法制时报、凤凰周刊等等,媒体在警方作出对你不利的结论后必须马上介入;二是在有媒体进行披露的情形下,一民论坛里的每位兄弟义务写一篇此方面的评论;三是在警方得出不利结论后,必须求助于网络,发表相关的贴子。最后,杨涛先生还建议廖先生,如果有单位或者挂靠了某一组织,应当请组织出面(以上建议均引自杨涛先生发表在一民论坛的帖子)。杨涛身在检察机关,也是圈内知名的时评人,不但对法律可以说了如指掌,而且文笔犀利。杨涛先生对法律程序的了解,远比我等法盲要内行得多,因此,廖先生对杨涛先生的建议,可以悉数采纳,这样,对于廖先生的冤情,将大有益处。

廖先生对“择校费”等种种教育弊端深有感触,发表了大量抨击学校和教育方面的时评文章,比较尖锐的有《教育乱收费多构成诈骗罪或敲诈勒索罪》、《你是“自愿”被我公然勒索的》、《周济部长还活着》等,语言犀利,锋芒毕露,读后让人大喊痛快的同时,但也让人对其隐隐有一丝担忧。特别是廖先生贴在博客里抨击儿子所在学校的文章,无异于在进行一场肉搏,无疑是把自己推到了风口浪尖。恰在此时,廖先生之子遭遇了不幸,在这种情况下,尽管事实真相还有待调查,也不由得廖先生不怀疑是校方从中作祟。廖先生的不幸让人心情沉重,案情尚未破解,媒体的报道更是让此事蒙上了一层阴影。一个时评人,如果因为针砭时弊,抨击社会不良现象而遭到如此报复,朗朗乾坤之下,法律何在?正义何在?公理何在?这社会还有道德良知吗?廖先生悲痛之下在《作家廖祖笙的儿子被谋杀!!!》的帖子最后说,“苍天啊,最终落得家破人亡,就是一个作家不断为民鼓与呼所该付出的代价吗?”廖先生这一问真是问得好悲伤,问得好凄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