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6-08-03 洪巧俊:新闻通稿成了掩盖事实真相的护身符

(原载7月31日《民主与法制时报》A15版)

这几天“廖祖笙儿子摔死案”成为网络上的一个热点。但网络上的观点几乎都与7月21日《佛山日报》刊登的《广东佛山一中学生涉嫌盗窃刺伤老师后坠楼身亡》报道相反。作为报人,一看这样的新闻就知道是通稿,从署名也知道稿源出自何处。

不知何时,新闻通稿开始流行。哪里发生了矿难,迎接记者的是当地政府的新闻通稿;大凡是丑闻,总会出现新闻通稿。我认为,某些新闻通稿和无视消费者合法权益的“霸王条款”没有什么两样。首先这种“统一口径”的新闻通稿剥夺了记者的采访权,再就是这样的新闻通稿往往是官方掩盖事实真相的护身符。

对于《广东佛山一中学生涉嫌盗窃刺伤老师后坠楼身亡》这个“新闻通稿”,吕祥先生阐述得非常清楚:首先,何以认定校内确实发生了盗窃事件?所谓的盗窃是在一对一的情况下发生,死者已矣,不能开口说话,所有证据只有受伤老师一人所言,我们凭什么相信有利害冲突的一方所言为真?根据证据规则,孤证不能定案这是常识。

我对吕祥先生的分析和质疑是赞同的,在没有最后定论的情况下,佛山发出这样的“新闻通稿”是很不妥的,这不仅影响了社会的公正和公平,而且也影响了政府的公信力。应该说,不接受媒体采访,而发出这样统一口径的“新闻通稿”,本身就扼杀了媒体应有的朝气和血气,更封杀了媒体和记者提供给民众真实信息的权利,已经霸道地剥夺了社会民众对这一案件的知情权,也就难怪民众会怀疑当地隐瞒了事实真相。

公民要做的,就是倾诉自己的利益、情感、理性、良心,表达自己的观点;而媒体应该做的,就是尽可能平衡、充分地反映和传播公民的这些表达。很显然这种“新闻通稿”是不具备平衡效应的,因为它代表的只是一方的声音。用“新闻通稿”来打压言路,带来的效应只会适得其反,不利于社会稳定。我们知道当地政府辖下的本地媒体往往噤若寒蝉,原因就是横亘在他们面前的“新闻通稿”,媒体往往别无选择,照登不误。而外面的媒体记者因消息被封锁,难以涉足,真相也就难以披露。一个地方发生了突发事件,或者应急事件、重大案件等等,往往会看到“新闻通稿”这个怪胎。而且,事实上,许多新闻通稿都是掩人耳目的,最后被民众所抛弃,其公信力也荡然无存。佛山的这个案件,通稿与网络上的言论正好相反,孰是孰非虽然没有最后定论,但有关部门对新闻的封锁,对言论的压制,而单单用新闻通稿对付媒体和舆论,显示了执政者惊慌失措的执政水平。

“新闻通稿”已成了我们这个社会的一大通病。《国语·周语上》说:“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川壅而溃,伤人必多。民亦如之。是故为川者,决之使导;为民者,宣之使言。”其涵义是堵住老百姓的嘴,不让老百姓说话的危险性比堵住大江大河,导致水灾的祸患还要大。所以应当采取大禹治水的办法,广开言路,将民情民意变堵为疏。只有这样,公民的权利才能够得到保障,社会正义才能够得以彰显,社会秩序才能够实现和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