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6-08-18 廖祖笙:更真切地看到了良心的跳动和卑鄙的横行

(致友人:曾答应过你近期内不往博客上放主帖的,可看到有些跟帖不断被人莫名其妙删除,我自己给网友写了个回复,两次放入跟帖,也两次被删除,无奈,只好当主帖放上博客了。请理解,首先我是一个男人,我有自己的个性,任何容忍都是有限度的。)

(8月23日晚写了个简短的回复加在本文跟帖内,再次被删!)

看了大家的留言,十分感动,谢谢大家!

限于某些原因,有一阵没有更新博客了,有时放上了新的主帖,也不得不在接过电话后,无奈地把帖子给撤下。让大家就这么关心着、牵挂着,我胸中装满感激的同时,也盛有不安和惭愧。我一直在强忍悲愤,于奔波的同时静静地期待着曙光的传来。实在那条路走不通,那么再说吧。总不能孩子让“人”给杀了,杀了就杀了吧?

尽管案情似乎正在逐步走向清晰,但没有友人和大家的支持,没有上级公安机关以及相关部门、领导的介入,估计短时间内还是难讨公道。梦君遇害已经一个多月了,律师早已送过律师函,可到今天为止,也还是拿不到尸检报告,也没有得到相关的答复;律师总是联系不到具体的经办人,也调看不到任何本案的材料。这注定会是一场硬仗,这是我早就想到的。

前两天去上访了一次,尽管受理上访的部门觉得梦君死因的确可疑,可“按程序”,还是把材料先转送到了南海。我知道那一趟算是白跑了,甚至比白跑还要糟糕,因为材料中说道的正是我看到的种种诡异。

谢谢大家有关安全方面的忠告。我隐隐感觉危险正在逼近,但已无所畏惧,不能为亡子讨回公道,在我生又何欢,死又何惧?如果哪天我也蓦然消失了,恳请大家继续为梦君的惨死追寻真相,这确真不仅只是我一家人的事情。那日上访,听着一阵阵的嚎啕大哭,我知道了天下死不瞑目的决不仅只是廖梦君。成人不安全倒也罢了,我们不能让孩子在校园内也面临着死亡的威胁。梦君死了,从今往后,再也不能有第二个、第三个的廖梦君了!

不论我在和不在,这一惨案的真相都必须追寻,容不得有一丝一毫的谎言!为了共同的明天,为了孩子,为了花蕾能轻盈地挂在生命的枝头,而不骤然凋落!

也谢谢大家积极为我出谋划策。不论我在人世间还能走多久,大家的这分热心都足以让我感动一生,珍藏一生!

最后说说网友转贴来的那位郭校长的发言。副校长会说出那样的话来,我感觉遗憾得很。对于梦君的道德评判,他并不具有权威的资格,在某处信口雌黄,污人清白,无非也就是想推卸学校的责任罢了。在必要的时候,我随手就可以抓来大量的证据,把他那些恶语瞬间推翻。任何人也休想为了掩盖惨绝人寰的罪行,给一向品学兼优的梦君冠以“小偷”的恶名!至于梦君中考考上的只是黄岐高中,更是该校的罪证之一。为了择校费之事,梦君生前在精神上受到该校老师的百般折磨,最多的时候,一天有3个老师找他谈过3个小时的话,害得他在学校有时连晚饭都吃不上,他曾谓此为“连番轰炸”。就在中考的前两天,梦君还受到班主任的殴打。他们可以在网上颠倒黑白,但不可能堵上全班同学的嘴巴。孩子生前也一直怀疑考分被人做了手脚,他认为自己至少能考到600分。

这一个多月来,一拨拨梦君的同学来到寒舍,缅怀着梦君的种种好,且没有一人相信梦君会突然“行窃”——“行凶”——“自杀”。这些吊唁的人当中,唯独看不到当地教育系统或校方的一个人影,连一个表示安抚的电话都没有,这就是他们的“为人师表”!郭某会说出那样的话来,实不出奇。

说这些实属多余,梦君的同学们已经向他们曾经的副校长做了很好的反击。在这里,我要再次感谢梦君的各位同学,还是那句话:每次看到你们,我既感到亲切,又感到一阵阵的悲伤。特别是前几天,我得知那拨同学中有两个因为家里拿不出3万元的择校费(其实应该叫户口费),而不得不面临失学时,我的心里就更是难受。就像每次送你们上车时我都要叮咛的那样,在这里我也要再次对你们说:好好念书,注意安全!

这次人生的突变,让我更真切地看到了良心的跳动和卑鄙的横行。不过说这些似乎都已经意义不大,毕竟梦君死了,再也不会回到我的身边了。想到他面目全非地躺在殡仪馆里,不知何时才得以安息,在我已是生不如死。

再次谢谢大家!愿大家都有一个甜梦,也愿好人一生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