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6-09-06 廖祖笙:廖祖笙致函张德江书记及黄华华省长

(注:本函会以挂号信的形式寄出,为防邮件未寄达,请网友帮助将此信转贴到两位领导能看到的地方,泣谢!)

尊敬的张书记及黄省长:

你们好!

本人系闽籍作家廖祖笙,定居佛山市南海区已近6年。因我儿廖梦君在校园内离奇惨死,之后又怪事迭出,各种诡异的状况显示此案有人欺下瞒上,联手造假,被办成了冤假错案,故此特冒昧上书,泣请张书记和黄省长批示彻查学生遇害校园惨案。

我儿廖梦君生前系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906班学生,今年16岁,生前一向品学兼优,没有任何劣迹,同学们的共同评价、学校过去发给他的一大叠奖状、获奖证书、成绩单、老师的书面评语等等均可为证。因我坚决反对该校乱收费,与该校积怨较深,孩子近一年来也经常遭到某些老师的百般刁难甚至殴打。7月16日傍晚,我孩子被人骗到已经放假的学校“领证”,结果从头到脚都是伤地惨死在校园之内。惨案发生后,当地警方行事怪异,以孤证为据,草率将我孩子定性为“涉嫌行窃”——“故意伤害”——“畏罪自杀”,为此受到舆论的广泛质疑。

经过几十天的深入了解,我发现此乃惊天冤案。我孩子当时到校时间已快到下午5点,5点10分校方就已“报警”,这意味着血案在此期间已发生,我孩子根本就没有“涉嫌行窃”的时间。学校附近群众纷纷反映,当时看到有几个老师和1个保安把我孩子从操场上追杀到3楼,警方在3楼伪造的被盗现场也并未提取到我儿的指纹;另外一些目击者也证实“跳楼自杀”实为抛尸。血案发生后,黄岐中学把2楼、3楼、5楼墙上有血迹的地方铲掉,而后找人重新粉刷,有毁灭罪证之嫌,案发现场由始至终死者家属、律师、多家媒体记者无一人得以进入。学校附近的群众群情激愤,不少人纷纷表示:只要上面有人来调查,就一定站出来作证,为冤死的学生讨回公道。

更奇怪的是,案发已经50多天了,当地警方以我孩子的尸检报告系“机密”为由,至今不肯把尸检报告给死者家属;律师屡次要求按法律规定调看本案卷宗,也始终未能遂愿。光天化日虐杀学生的暴行而今已无法用谎言来掩盖,当地有些人却还试图将此惨案强行办成冤案,急于火化遇害学生的遗体。一个16岁不到的孩子被人打得脑出血、额头塌陷、七窍出血、面部伤得不成样子、颈部有明显手掐瘀伤、两只骼膊全被打断、左手被捅3刀、右手被扎1刀、左腹部被捅穿、脾部被打烂、肝部有伤、肺管脱开、左腿被捅2刀、右脚面青肿、右腿一大块肉不见了、连骨头都露了出来……在这种情况下,别说一个孩子,就是成人也会爬都爬不起来,他又如何去翻窗“跳楼自杀”?我孩子平时不偷人一针一线,被人骗到学校去“领证”,母亲还在附近等他,他怎么就突然“行窃”——“行凶”——“自杀”了?难道学校附近的目击群众当时都眼花了?有关方面目前仍在坚持“没有凶手”的说法,对孩子身上的伤何来,却给不出合理的解释。对多达几十条的其余疑点,也都没能给出合理的解释。

此案民愤极大,不仅学校附近的群众怨声沸腾,一边倒地同情、支持死者家属,而且不惜与警方发生冲突,有的城市已有市民在计划为惨死的学生举行游行,省内则有人一再倡议要集结上千人到省政府门前静坐,这让我感动的同时,也深感不安。我不想因为独子的遇害,给任何城市任何地区带来不该有的音符,只希望党和政府能给蒙冤惨死的廖梦君同学主持公道。因此,我泣请张书记和黄省长能垂怜我儿的无辜惨死,责成有关方面对此案及早立案调查,还本案以真相,以免惨死的学生死不瞑目。廖祖笙夫妇在此先行跪谢!

廖祖笙 敬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