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6-10-10 侯书议:廖祖笙与韩寒

2006-10-17 18:00 光明网


廖祖笙与韩寒,这两个名字本是风马牛不相及的,前者是有良心的杂文家,后者是80后比较有些硬骨头的写校园小说的出名的人,我却把他们硬拉在一块说,原因是这两个人都能从不同角度关注批判社会的现实,而事实也确实有目共睹的。虽说韩寒相当的在博客上吃香,简直有点火得按捺不住,当然也遭遇很多人的口诛笔伐,而这些口诛笔伐的人大都以韩寒在搅乱文坛这股水,其实说到这,也相当不实际了,大帽子乱扣的嫌疑都有,我声明本无去抬举谁打压谁之心,只是我想韩寒说出的话别人未必敢说,若要硬说韩寒搅乱了文坛,这一点却极大的离谱,才有抬举韩寒的嫌疑,以我看一个韩寒能搅得乱文坛吗?大抵是文坛自己的底子就不太干净,就不太水是水汤是汤的,本来就已经混乱和无章法可寻了,乱不乱的本来一目了然,想必韩寒还真没有那么大神力搅乱文坛。

而今天,我把韩寒拉来的主要原因是他于10月9日在博客上发了一篇署名《等待真相》的文章,而这篇文章是我在百度“廖祖笙”三个字的时候无意识的搜索出来的。因为廖祖笙的缘故,于是就进去看了。全文不长,摘录如下:

看到一个文章,此人叫廖祖笙,是写文章的。在发链接前,我去网上搜索了一下此人的文章,发现都是些有社会责任感的杂文。根据他的博客介绍,他在揭露了佛山市某学校乱收费后,儿子被骗去学校残忍杀死,佛山市对此事件不予处理,并且对新闻进行封锁。当然,这些是他的一家之辞,我们没有经过调查,无法判断是否属实,而且如果属实,这应当只属于地方的行为,或者是此事弄拧了,大家也不要无端猜测,说什么是得罪了教育部之类,我就不信这个说法。不过无论真假,法制社会,总是需要个答案,死了人不能市里说一句这是自杀就完结了的。在此给出链接,希望更多的人看到此事,也希望此事能有个合法正义的结果。(韩寒博客)

想必这个简短的文字,大家都能够看得明白,按图索骥、顺藤摸瓜的话,你就知道廖祖笙的16岁的儿子之死的谜团。我曾在文章《廖祖笙兄,请节哀!》一文中曾就此事件的前后质疑也说明了我自己的观点,我想事实的真相到底是什么?我们都有知道的权利。据廖祖笙自己所述,因为他不断写文批判教育乱收费的问题,揭露了教育业黑暗的内幕,才导致他的儿子被杀害致死。因为当地政府封锁新闻报道消息,至今不得见正面新闻报道,也就是说除廖祖笙自己一面之词之外,不再见第二方的证实,哪怕一点声音和说辞呢?于是关于廖祖笙揭露学校乱收费问题而遭遇报复儿子被杀害致死,真凶确实至今逍遥法外,当地政府部门是否存在禁止新闻媒体的介入封锁新闻采访,新闻媒体是否也真的迫于政府的压力而不能把事情的真相大白于天下,以及相关政府部门确实为了“统一宣传口径”不择手段将真实情况加以掩盖等等这些就成了谜团和疑问。也许只有通过当事者的第三方面出来澄清事实,这件事情才会得以真相大白。

为什么?我在听廖祖笙一面之词的情况下,就站出来,想替他说句公道话呢?也就是我为什么敢于站出来有倾向于廖祖笙所讲的事情呢?也许这个问题未必就是我姑妄言之,难道我就不怕要是事情真相水落石出的时候,不是那么回事而要承担一些后果吗?我这不是自己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吗?也许太多的顾虑,太多的可疑之点,不宜在晕头转向之下就搅入到这潭深不见底的“浑水”中。也许我在内心的深处,说我有点相信作为一个杂文作者所说的话,不如说是廖祖笙那些直指社会痼疾和痛弊的杂文震撼了我,他人格的魅力促使我的思维多偏向一点去相信他的言论,只有事情真相大白于天下的那一刻,我才相信到底谁在说真话,谁在说假话。

作为一个有良心的公民我有权利知道事实的真相,我也有权利在事情真相没有水落石出的时候进行任何可能性的疑问。

作为同道中人,我感觉廖祖笙以及更多写作杂文为社会精神文明、法制文明、文化建设添砖加瓦建议直言的作者而言,这件事情对于我来说因此而遭遇不公正的待遇遭遇不公平的打压的话,让我的心确实有点凉了,冰凉冰凉的。

进而,韩寒以他个人极旺的人气关注这件事情中来,是令人赞佩的。于是这篇文章也就顺理成章的把廖祖笙与韩寒写到一块了。

我不是党员我不是政府官员,自然而然,我就不敢以我的党性发毒誓说怎么怎么了的话语;我只是一个普通的民众,只是一介草民,但我敢以我的良心和人格作保证,我为我说过的话负责。我以一位良民公民的身份期望还事实真相于公众,我也具备这种知晓的权力!我说过的一句话:只要相关部门能按既定法律程序走,公开、透明、公平的话,这个案件的了结无论是自杀或者他杀,我想好多人,包括廖梦君的父母廖祖笙夫妇都会接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