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6-10-10 侯书议:廖祖笙兄,请节哀!

2006-10-10 15:59:05 来源:大河网-天下声音


大河网讯 写下题目的时候,心中却犹豫了。我不知道这一句节哀的话,能否起到一点一丝的安慰作用呢?不用别人来说,我自己心中就十五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的。我不知道该如何告慰廖祖笙丧子之痛的心情了。

我通过百度,得知廖祖笙也是一位有社会责任感和社会良心的杂文作者。关于他曾经写过的杂文,我就不加罗列了,想必看过他文章的人,自然就会知道他是一个怎样的人。

廖祖笙的儿子死了确实是实情,廖梦君惨不忍睹的尸体可鉴。据他自己所述:(作者注:当是2006年)7月16日傍晚,我的独生子廖梦君在小区内玩得好好的,被人骗到已经放假的学校“领证”,结果被打得从头到脚都是伤,且被捅得刀口累累,惨死在校内。案发至今近三个月,杀人凶手仍然逍遥法外。

而事情的起因又源于什么呢?据廖祖笙在《简述廖梦君遇害之基本事实》一文中如此写道结怨的过程:在平时的写作中,我就比较关注青少年上学难的问题,事情具体到了自己的头上,写教育时评便也写得更多,那段时间我连篇累牍鞭挞了该校的做法以及教育积弊,笔锋直指教育部门最高长官。该校(作者注:廖祖笙之子廖梦君所就读的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某些老师对我孩子的折磨,由此也开始变本加厉……血案发生后,当地相关方面表现怪异,命案当前,居然匆忙“统一宣传口径”,不择手段将真实情况加以掩盖……惨案发生的次日(7月17日)即有《南方都市报》、《广州日报》等6家媒体的记者对此事件进行了采访,可已经采编好的新闻稿当晚却突然被一纸通令给压下。随后又有多家媒体记者前往当地采访,要么采访被拒,要么已经决定刊发的稿子又突然被撤掉。京城有家有影响力的媒体委派几名记者追踪采访此案多日,他们在采访之余说得最多的一个字就是——黑!

如果事情真是这样的,如果情况确实如廖祖笙所叙述,如果真凶确实至今逍遥法外,如果相关政府部门确实为了自己的利益官位名声政绩着想一句自杀了之,如果因为廖祖笙揭露学校乱收费问题而遭遇报复,如果当地政府部门确实存在禁止新闻媒体的介入封锁新闻采访,如果新闻媒体也真的迫于政府的压力而不能把事情的真相大白于天下的话,那么我们整个社会痛失的不只是廖祖笙的儿子,我们痛失的是良知,我们的灵魂也遭遇一次极大的玷污和亵渎!这是政府的权力大于法律荒诞,是官民不对等下的人权歧视,是媒体并不能真正做到替老百姓说话的天职有辱新闻媒体的职业责任感,这更是我们现代法治社会下最为可悲的一幕,法律的天平、人权的平等相对于政府相对于官员的官本位潜规则是多么无力的沉沦啊!

假如这些并未真正见诸媒体曝光的案件,其背后确实存在上述真实的话,我们所有的人都应该站起来呼吁!我们有知道事情真相的权力,而不是政府部门一句自杀就可以搪塞过去马虎事情真相。我们殷切等待着事情真相大白于天下的那一刻。只要相关部门能按既定法律程序走,公开、透明、公平的话,这个案件的了结无论是自杀或者他杀,我想好多人,包括廖梦君的父母都会接受的。而且我敢用我的性命担保。

我们都有亲人,我们都有孩子,我们既为人子,也为人父,我深刻体会到廖祖笙丧子的巨大悲痛,不论这死,是因为什么缘故,单讲一个16岁的孩子,一个青春活泼、积极向上的孩子突然之间却从我们的视线中消失模糊起来,搁在谁人身上,这深深的失子之痛也是无法弥补的心灵重创,何况又是被他人杀害致死而又不给一个公道的说法呢?

在此,我向失子之痛的廖祖笙道一声:廖祖笙兄请节哀!也请你保重自己!因为呼唤正义的道路还需要你去走,你去做。你要挺起胸膛不畏险阻的大无畏精神与邪恶斗争!因为你有知道真相惩罚元凶的权力。

我宁愿“错误”一回,我愿意拿生命作赌注和你站到一起!也许今天我不发话,将来我若有亲人遇到如此荒唐的法律逻辑,我就没得喊冤之处了。也许我们的良心并不是为了我们的一己之私,倘若如此所想,我也就没有站出来说这话的必要了,我们也都丧失了做一个“铁肩担道义,巨笔著文章”写作杂文的人的资格了。我们的心应该是相通的,我们都在为社会精神文明,为社会法制文明,为经济建设前进,为人类和谐相处……为推动种种社会进程而拿出哪怕只有一丝一点的理性客观的建议和观点呢!我们都在努力的用行动去做着!良心日月可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