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6-10-13 廖祖笙:填塞我心胸的何止是悲伤?

今天傍晚有朋友来电要我“避避风头”,把有关梦君遇害的帖子都先隐藏起来,等过了“风头”再把帖子放出来,说如果不这样做,他们下一步就可能采取行动,封了这个博客。

算是打过预防针了。

我在电话里明确表示不愿意这么做。到了晚上,便有人把有关梦君遇害的帖子一古脑全删进了博客的回收站。

要恢复这些帖子,只需点一点鼠标,但我一时之间竟没有按下鼠标左键的勇气。毕竟这个博客,不仅凝结了我长时间的文思,还凝结了我的血泪,就是要封了这个博客,也请给我一些备份资料的时间。

填塞我心胸的何止是悲伤?还有无尽的哀伤啊!

我承认我的文笔有些时候确实犀利了一些,但我不反党,不反社会主义,不论我写的是什么,始终期盼的是这个社会能朝好的方面发展,笔下涌动的也都是正直、善良的情怀。我的孩子被人杀了,竟然被人明火执杖地定性为“自杀”,就连小学生都能看出此乃惊天冤案。我连续数月千呼万唤,四处奔走,没有人为我惨死的孩子主持公道,为什么连这个小小的申诉空间,也要“避避风头”,也要面临着被随时封掉的危险?

我是作家,在这时候更是一个痛失爱子的父亲!作家也好,父亲也罢,都有用文字说话的权利。冤案当前,为什么要捂住我的嘴巴,不让我说话?

有人一再问我为什么还不告上北京,同某某电视台联系了没有,现在回答你吧:案发不久,我就感觉很不对劲,给一些领导人写过信(托北京的朋友用挂号信的方式寄出),但石沉大海;某某电视台的两个节目组与我联系过,但之后就没有了下文;请求过公安部督办此案,也请求过省公安厅直接侦办此案,但说了都等于没说。我问自己:去北京就有用吗?

我夫妇俩已是走投无路。这两天梦君的母亲绝望地在黄岐中学的门前静坐,每天都有几十个穿制服的大男人盯着她,气焰十分嚣张。我夫妇俩已经凄惨到了这样的地步,还要把我们逼上怎样的绝路?

遥想当初,激扬文字,意气风发,如今却落到了这等田地,除了欲哭无泪,更有揪心之痛。这样的结局,是一个忧国忧民的作家所该有的结局吗?

祖国啊,请回答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