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6-10-15 新华网:不给人看的尸检报告,不可告人吗?

广西富川县白沙镇一村民在一起事件中意外死亡,死者家属与有关部门在其死亡原因的问题上各执一词。如此人命关天的事本当慎重对待,可是当死者的尸检报告书出来后,死者家属向有关部门要求查阅时,被多个部门多次当“皮球”踢来踢去,两年多来死者家属为此跑得心力憔悴,饱尝傲慢、冷漠和遇事推诿的“酸甜苦辣”。

环保“拉锯战”中致死


1994年,广西南宁市一家公司投资约400万元成立了生产三氧化砷(砒霜)的富川县冶炼厂(砒霜厂),1997年砒霜厂正式投产,2000年—2001年间,砒霜厂被承包给个体老板经营。

砒霜厂从筹建起就不断遭到附近茶青、坪江、木江等三个村委会上千农民的反对,村民与厂方之间的冲突逐步升级。砒霜厂开工不久,村民便陆续发现并不像镇干部和厂方所“描绘”的那样“没毒”,每天从厂烟囱吹来的烟雾呛得人恶心,附近的水稻等农作物被熏得枯黄,粮食、茶林、果树等减产1/3以上甚至无收,多名村民的水牛吃了砒霜厂附近水沟的草后死亡。村民不断找砒霜厂论理,一部分人得到了赔偿。

几年来,附近村民多次找政府有关部门和砒霜厂,要求马上停产和补偿经济损失,但都无果而返。2003年9月4日—5日,附近数百农民围住了砒霜厂,要求厂方马上停产,把所有废渣拉走,并赔偿经济损失。村民们与厂方发生了冲突,警方赶来维持治安秩序,最终制止了冲突。在一片混乱中,茶青村委会农民林海辉倒在了路边,后经过抢救无效死亡。林海辉的家属认为他是被有关人员打死的,而镇政府、公安等方面认为林海辉体弱多病,是在混乱中意外摔死的。为了查清死因,贺州市政法委指派贺州市人民检察院、市公安局法医对林海辉的尸体进行检验,并于2003年9月22日出具了尸检报告。

“镇政府、县公安局只是口头告诉我们,尸检报告已经证明大哥是体弱多病跌死的,我们要看尸检报告,他们总是把我们当皮球踢来踢去,大哥的死因没有一个说法。”林海辉的小妹林冬妹说。

公安局:尸检报告有可能几年也出不来


“大哥死后,我们要求等他的尸检结果出来后再火化,但公安局说报告短则一两个月、长则半年、几年也不一定出来。”

“大哥死后约半年,我到县公安局找汤局长要大哥的尸检报告,公安局说没有,让我去找贺州市检察院和市公安局,尸体由他们检验,报告由他们管。我来到市公安局,信访科人员说这事由市政法委管,让我找市政法委。我来到市政法委,有关人员说这件事是县公安局处理的,应该找县公安局要。”

“今年4月,我找市公安局要尸检报告,信访科人员说要经过市政法委同意才能给你。我又找到市政法委一名领导,他说尸检报告已经给了县公安局,你这是越级,应该找县公安局要。”

“又过了个把月,我到县公安局问汤局长要尸检报告,他说得请示上面,你下个星期二再来,我按时去了,却找不到他。”

“我家在乡下,消息不灵通,到富川县城近30公里,到贺州市近60公里,每次看到他们那副冷冰冰和应付我的样子,心里就觉得特别难受。因为路远又信息不灵,我错过了公安局长接访日。”

最终拿到的是不具有法律效力的尸检报告书复印件


日前,林冬妹再次到县公安局,在办公楼楼梯口堵住了公安局长。他打电话询问有关人员后,对林冬妹说:“上面给的尸检报告是传真件,现在时间久了,字迹已经模糊了,现在叫他们再传一份过来。”等了一会儿,一个人送来了一份《林海辉尸检报告书》复印件,局长把它递到林冬妹手中。尽管从没见过大哥尸检报告书的原件,尽管复印件上的公章字迹模糊,拿着这份辛辛苦苦跑了两年、魂牵梦萦的大哥尸检报告,林冬妹走出县公安局的大门时脸上出现了少有的一丝笑容,眼角湿润,声音哽咽。记者看到,尸检报告结论是:“林海辉患有门脉性肝硬化,继发瘀血性脾肿大,因受圆柱状棍棒类物体打击及具有一定弧形、较平整、质硬的钝性物体作用发生脾破裂引起失血性休克而死亡。”

律师田英武说,由于林海辉属非正常死亡,他的家属对死者生命有知情权,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中规定,对有关鉴定结论如果有疑问,可以补充鉴定或者重新鉴定。因此,富川县有关方面只有及时向死者家属提供具有法律效力的死亡鉴定报告,死者家属才能知道是否“有疑问”,如果有异议,还要向更高级部门申请法医鉴定。但是,林冬妹竟然在有关部门之间跑了两年多之后,有关部门才将不具有法律效力的尸检报告书复印件给她。

新闻来源:http://shandong.mofcom.gov.cn
/column/print.shtml?/sjmeirigx/200511/200511008119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