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6-10-15 悲风:永远怀念一个“跳楼自杀”的“小偷”

一向品学兼优温文尔雅的廖梦君,最后一次走进杀人魔窟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据说成了“小偷”,据说“跳楼自杀”了。

这个“跳楼自杀”的“小偷”,浑身是伤,当地警方时隔3月也不敢拿出尸检报告,更不肯让律师调看卷宗。强权之下,说你是“小偷”,你就是“小偷”;说你是“自杀”,你就是“自杀”!我是流氓我怕谁?

沿着这个惨死“小偷”的血脉,我们看到了这孩子的父亲不是别人,正是被人称作“当代鲁迅”的廖祖笙。廖作家日复一日忧国忧民,为弱势阶层的看病难、上学难、买房难声声疾呼,犹如子规啼血。疾呼的结果是:他的独生子终于成了“小偷”,终于浑身是伤地在他的母校“跳楼自杀”了!

这个“小偷”进校之后就被一群恶魔从操场上追杀到了他“涉嫌行窃”的地方!他“涉嫌行窃”的地方,竟然提取不到他的指纹!正如廖祖笙所述,廖梦君“被人打得脑出血、右额塌陷、七窍出血、面部伤得不成样子、有明显被拳击过的瘀伤、颈部有明显手掐瘀痕、两只骼膊全被打断(手上没有任何因撑地造成的挫伤)、左手被捅3刀、右手被扎1刀、左腹部被捅穿、脾部被打烂、肝部有伤、肺管脱开、左腿被捅2刀、右脚面青肿、右腿一大块肉不见了、连骨头都露了出来……有谁见过这样‘跳楼自杀’的孩子吗?孩子的两只骼膊都断了,他还怎么去翻窗‘跳楼自杀’?!”呜呼,我也同样是一个孩子的父亲,我的孩子也快要16岁了,岂止是我泪长流啊,这个“小偷”的“自杀”,让多少男女老少流泪和心碎!

在搬动一张桌子也可能要流血的时代,利益的争夺已经发展到了喋血的地步,并且史无前例地把刀锋指向了无辜的孩子。小梦君因为他父亲的仗义执言,坚持为弱势阶层代言,过早地离开了沾满血污的地带。看病仍然昂贵,上学照样艰难,房价依然高企……翻开《和谐》的精装读本,字里行间写着满本的“吃人”!

他们杀死的仅只是廖祖笙先生的独子吗?不啊,梦君是我们共同的孩子,是我们共同的兄弟!

虽然被操控的媒体在廖梦君遇害的血腥事件面前,个个表现“乖巧”,但在互联网时代,没有谁能掩盖得了真正的血腥!梦君的父母并不孤独,廖祖笙先生的悲惨遭遇,正在广为传播,并激励着权利意识的苏醒。我们在纪念梦君哭送梦君的同时,将永远怀念一个“跳楼自杀”的“小偷”,永远怀念我们共同的孩子和兄弟!

愿天堂再没有谎言和暗算,再没有刀光血影。廖梦君小朋友安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