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6-10-20 廖祖笙:廖祖笙10月20日上书苍天

梦君遇害之后,这个博客屡遭删帖,向高层公开申诉的文字也被全部彻底删除。我无意展览黑暗,也无意充当“祥林嫂”,可这毕竟是一桩血淋淋的命案,不能轻巧用“自杀”来掩盖!

廖祖笙10月20日上书苍天


尊敬的苍天:

您好!

本人系闽籍作家廖祖笙,定居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已近6年。因我的独生子廖梦君被人骗到已经放假的校园内残忍杀害,当地相关方面强行将此惨案办成冤案,我夫妇俩眼见六月飞霜,奔波数月,身心俱疲,也无法为惨死的孩子讨回公道,万般无奈,特此上书,期盼苍天明镜高悬,能于百忙中为遇害的学生主持公道。

本案简述如下:

我儿廖梦君生前系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906班学生,遇害时还不满16岁,生前一向品学兼优,没有任何劣迹,同学们的共同评价、学校过去发给他的一大叠奖状、获奖证书、成绩单、老师的书面评语等等均可为证。因我坚决反对该校乱收费,与该校积怨较深,孩子近一年来经常遭到老师的百般刁难甚至殴打。7月16日傍晚,我孩子原本在小区内玩得好好的,被人骗到已经放假的学校“领证”,结果被人打得脑出血、右额塌陷、七窍出血、面部伤得不成样子、有明显被拳击过的瘀伤、颈部有明显手掐瘀痕、两只骼膊全被打断(手上没有任何因撑地造成的挫伤)、左手被捅3刀、右手被扎1刀、左腹部被捅穿、脾部被打烂、肝部有伤、肺管脱开、左腿被捅2刀、右脚面青肿、右小腿一大块肉不见了、连骨头都露了出来……我孩子到校时间已是将近下午5点,该校5点10分就已报警,这意味着虐杀或已结束。

血案发生后,当地在8个小时以后才肯告知家属噩耗,并迅即封锁消息,统一宣传口径,把一个纯真无邪的孩子诬为“涉嫌行窃”——“故意伤害老师”——“跳楼自杀”!

这种近似于天方夜谭的说词很快被人驳得体无完肤,也没有充足的证据支持。“涉嫌行窃”的现场提取不到我孩子的指纹,警方仅凭几份脚印报告和当事者的一面之词,就作此定性,有草菅人命之嫌。有人看到我孩子被几个成年人由操场上追打到3楼;也有人看到我孩子被抛落地面时,已经是一具尸体;有证人可以证实那位被指伤势有诈的邓姓老师“不知道是谁”伤了他……“涉嫌行窃”的现场在3楼,一个孩子如何在被人追打的情况下去“涉嫌行窃”?“跳楼自杀”的孩子为何会从头顶到脚面都是伤,且刀口累累……当地警方无法做出解释。惨案已经发生3个多月,我孩子的遗体已被尸检两次(第二次尸检未征得家属的同意,系悄然进行),可当地却以该生的尸检报告系“机密”为由,拒绝向家属出示尸检报告,也不让律师依法调看“破案”卷宗,对我列出的近80个疑问,也无言以对。面对如潮的谴责和熊熊的怒火,当地仍抱住“没有凶手”、“廖梦君是自杀”、“学校无过错无责任”的说法不放,强行将此惨案办成冤案的意味非常明显。

同样是在佛山,同样是在南海,有这类悲惨遭遇的家庭并非只此一家。这几个月来,通过走访大量的群众和学生,我了解到当地有过多起类似的命案,那些死不瞑目者,尽管生前从无劣迹,尽管身上伤痕累累、他杀的痕迹十分明显,但死后也一样被人“追认”为“小偷”,也一样被定性为“自己撞死”、“自己跳车摔死”、“自己跳楼自杀”……与此同时,我还了解到有些干部严重违法乱纪,只要中央有工作组到此调查,必有群众向工作组揭发、举报作奸犯科者的种种劣迹。

当前正处在构建和谐社会的关键时期,草菅人命、包庇杀人犯的恶行,不仅与当今社会的主旋律相去甚远,也素来为天理所不容。社会的进步体现在细节中,窃以为只有从细节上牢牢把握住惩恶扬善这一最基本的尺度,以公开、公平、公正为基石,让善得到张扬,让恶得到遏制,时代的滚轮才可能向和谐的目标稳步推进,人性才可能日趋走向完善。和谐社会的音符里,也一定包含着对生命权的尊重,以及对弱者诉求的充分重视。任由冤魂飘荡,放纵凶徒逍遥,这绝不是真正的和谐!我相信此乃不讳之朝,请原谅我的直率。

一个16岁不到的孩子,还没有来得及细品人生的琼浆,就已经惨烈地离开了人世!而杀害他的凶手在公权的庇护下,至今仍然逍遥法外!在沉静的夜晚,我一次次听到冤魂在惊恐地哭喊,也一次次听到恶魔在肆意地狞笑。如果一个未成年人也得如此含冤而去,那么当今之世,社会成员的安全感又何从保障?

泣请苍天明鉴,为遇害的学生主持公道,泣谢!

廖祖笙 敬上

2006年10月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