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6-10-25 廖祖笙:廖祖笙坐以待捕

早从媒体上读到过这位朋友的正直和顽强。今天在广州和这位朋友见面,有过一段小插曲。

我们就近走进了一条清冷的街道,寻了家铺子絮絮地聊着案情。谈话才进行了几分钟,就有人挂来电话说,有人在整我“干扰教学秩序”的材料,估计是要抓我了,让我赶紧找地方躲躲。

我们3人都关了手机,继续适才的话题。两名警察突然走了进来,和店老板闲聊。接着又有两个治安员拿着长木棍,走进了隔壁的商铺。

朋友出去了一下,随后进来对我两夫妇说:“走吧,我们到那边去坐坐。”出门后又低声告诉我:“他们跟来了两部车。”

到了路口,果然看到有两部车停在那儿,一部车挂的是南海的车牌,一部车挂的是广州的车牌。车上还坐着几个人,在他们的目送下,我们走进了另一家铺子,我接着向其讲述梦君遇害时的一些细节。

不时有人从店铺门前来回走动,似乎不经意地往店内看上几眼。从那部车上下来的那位妇女,如此这般往返了4趟。

朋友不愧是“干这行”出身的,已悄然记下了他们的警号和车号。

晚上回到家,看到网友又在跟帖中问我:怎么还没有去BJ?怎么不找某某电视台报道一下?怎么不“干掉”那些杀人犯?……我无言以对。

唉,往深层想想吧。想想,也许就不会再这样问我了。

也想起那个“估计是要抓你了”的电话,但我没有丝毫要“躲躲”的想法。越是这样,这一时半会我还越是哪儿都不去,因为我清楚地知道:这里面首先存在着一个因果关系。

如果亡子的鲜血还不能见证什么,如果眼前是墨色的,那么我也愿意用自己的苍凉去继续见证那一抹浓黑。每个时代总是需要有人付出代价的;如果前方还有温暖,那么我也愿意等待温暖。从7月16日开始,我就已经走进了隆冬,我在期待阳光的同时,也坚拒有人说白就是白,说黑就是黑。

“躲躲”?

我躲哪儿去?

哪儿能“躲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