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6-10-26 水仙:朋友,请把您的悲伤坚强地放下

——致廖祖笙夫妇


[廖祖笙按]这是那位正直并坚强的朋友在《廖祖笙坐以待捕》一文的跟帖(已被人删去)。为免去不必要的麻烦,在此我代其隐去了车牌号码。

不经意中读到廖梦君事件:生龙活虎的翩翩少年廖梦君,被一个电话召回学校。从此,梦君再未回到父母身边。这位十六岁的中学生在自己的校园里离奇死去。随后,发生了一连串令人疑惑的事……

悲悯与相惜促使我约见痛失爱子的廖祖笙夫妇。

刚坐落,两位着装警员不请而至。

警察不去追查嫌疑犯,却对死者家属穷追不舍;对表达同情的人示威!极冷血荒谬的侦办方式,这分明是让我掂量人家的实力。

我步出门外一看,果然,南海车■和■,与另一辆■车就停在旁边监视。

我请廖祖笙夫妇换个地方再叙。

刚坐定,几部车里的男女就在我们聚会的店门外,不停地来回穿行起来,直到我与廖祖笙夫妇分手。

佛山市的南海黄歧近在咫尺。在我心中,南海一直是“吉祥”圣地。她既是吕洞宾得道的福地,也是观音的居所。然而,廖梦君事件改变了她在我心中的美感。这件事,再次使我关注生存的空间与法治状况。

当地职能部门对这位死于校内学生的“统一口径”和集体沉默,多么麻木不仁!

为掩人耳目,他们给一个死去的孩子冠上“窃贼”的污名!如此登峰造极地践踏人格!

对丧子哀伤中的人不予安慰反而罗织罪名,还欲将悲愤无助的苦主投入监狱!真旷古罕见的泯灭良知!

难道他们没有妻儿老小?

这是那个有着兼容并蓄特质文化的岭南吗?

这“以人为本”的“和谐社会” 怎么了!

暴政真能使人在恐惧中臣服?

遥想先祖铁木真,曾使蒙古铁骑踏入欧亚。他那个以暴政称雄于世的大元帝国,还不是一夜间灰飞烟灭!

人死不能复生。我劝慰廖祖笙夫妇,希望他们调适主观愿望与客观现实的距离。

善良的廖祖笙夫妇并没有更多奢望,他们想查明真相。

其实,真相并不难求,关键是有的人不想要真相,他们也根本没有勇气直面真相!

当职能部门放着嫌疑人不办,反而想“法办”受害人时,您还指望谁来承受真相之重呢?所以,请您先要将悲伤坚强地放下!

理智冷冰冰地,近乎残忍。然而,它并不意味着未感知您的哀伤。我真切希望您早日走出悲痛,愿廖梦君的悲剧别再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