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6-11-01 廖祖笙:同在佛山,同样的悲惨!(之二)



今天(10月31日)我们夫妇俩提着两袋营养性食品,去了一趟省厅。

不对,严格地说,应该是去了一趟省厅的门前,看望在那希望给惨死的亲人讨还公道的罗双红一家。

死者罗立安的父亲罗国中,已是满头白发,面部开始有些浮肿,他的身体状况让我们为之担忧。虽然我们已经知道了他们遭受捆绑之事,但我还是蹲下身去,认真地看了他们打印的抗议书。抗议书称:“我们一家4人只能露宿广东街头,上访达半年之久,并已负债近10万元,我们得到的是■■公安警察跟踪“保护”和无情的追赶,特别是10月18日下午,我们一家无辜遭到■■警察的殴打致伤和捆绑达5个小时之久……”



满纸心酸泪,不忍卒读。

才和他们聊了几句,就有便衣警察过来要将我赶走,并问我是什么人。我回答说:“我只是一个普通公民,公民有与人交谈的自由和权利。”他说了一些似是而非的话,走开了。

罗双红说,每天都有4个警察在那盯着他们,两个是佛山■■的,两个是佛山的。我看到几步开外有两个着装警察在盯着这边,便问她:“那两个是■■的警察吗?”她回答说:“是。”

我掏出手机给罗家拍照,■■的那两个警察急了,过来阻止未成,立马打电话叫人。佛山的两个警官很快赶来,其中一个警察身着便服,用手机对着我拍照。

罗双红说,他们已经把原先租住的房子退了,现在天天露宿街头。也许是佛山■■的警察想把他们拉回去,也不知道怎么安顿他们的缘故吧,现在不再将他们强行拉回佛山■■了,就这样日复一日,每天有4个警察把他们给盯着。

罗双红一家和其他的上访者说,10月15日上午10时左右,有个七旬老人带了一瓶农药,在信访办喝下之后,当场倒地,口吐白沫,被拉到医院去了,是死是活不得而知。

罗家的一双儿女吃着我们带去的食品,脸上多了一丝生气。我看着看着,心里便又开始淌血。难道,这就是他们所该有的童年?



(上图说明:今年还不满10岁、同样遭到佛山■■警察捆绑5个多小时的小罗旭跟着爷爷、妈妈和妹妹坚持继续上访,并手持抗议书表示抗议。)

互道珍重之后,我夫妇俩向罗家挥手告别。公交车在省城的街道中或急或缓地穿行,途经某机关大院的门口,我看到那门前摆放着两座石狮,石狮的面孔很有些狰狞。

在车上,我们夫妇谈到:假如将来能活着离开这地方,要永远腾出一个房间,专门摆放梦君的遗物和遗照,要有他的睡床,要有他喜欢的书台和书柜……就像他活着的时候一样。

中途下车办了点事,上车才落座,就看到地上有一张10月27日的《佛山日报》,我瞄了一眼,但见报上称:“昨日,省公安厅发布《全省侦破命案工作情况通报》显示,佛山公安命案破案率列全省第一。省委常委、市委书记黄龙云,市长梁绍棠闻讯后作出批示,对公安工作给予了充分肯定……”

车厢里弥漫着一股腥臭味。有个乘客说,是有人用那张报纸包过带鱼。她找来一个塑料袋,把报纸塞进袋子,打了个死结,扔进了车上的垃圾桶。

腥味,于是开始渐渐地淡化……



(上图说明:罗家为了给惨死且被“追认”为“小偷”的亲人讨公道,已经离开了佛山,就这样一天天巴望着有人为他们主持公道。这样边乞讨边上访的日子,他们已经捱了3个多月了。罗老汉望向的地方,是省公安厅的大门,他的目光里,有辛酸,有茫然,更有无尽的苍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