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6-11-11 咖啡痘的BLOG:极端之外,关注些什么

尽管沉痛悼念,却没有能力深刻剖析,只能写下这些表示关注的文字,怀着愧疚,聊表声援。

一、学校的角色

在黄歧中学内,学生致死,更特别的是,事后学生家长所面临的一系列打压与新闻封锁,无论原因怎样解释,学校都逃脱不了干系。但是如此不正常的情况,更需要关注的却不是学校的自选动作,而是促使它成为这样一个角色的社会因素。

廖祖笙正如他自己提到的那样,对高额择校费等普遍存在的问题非常不满,并不断高调发表看法,“在平时的写作中,我就比较关注青少年上学难的问题,事情具体到了自己的头上,写教育时评便也写得更多,那段时间我连篇累牍鞭挞了该校的做法以及教育积弊,笔锋直指教育部门最高长官。”

教育的公平性牵涉每一位公民的权利,但要落实教育公平性,则又牵涉到政府资金投入配比、教育行业资源分配、教育管理部门、学校既得利益等等非常具体复杂的问题,积弊之深,不是哪篇文章能谈得清楚解决得了的,也不是哪个学校能自行选择的。廖作为一位作家,对舆论有相当强的影响力,而其执着的非中庸的笔锋,也必然对黄歧中学造成了相当大压力,但学校却无法转移或释放这种压力,有所表示是客观必然的反应。究竟学校是否采取了类似黑社会般丧心病狂的手段进行报复,暂时无法评论。在此只是想说明,众多对某学校、某教师的口诛笔伐的评论报道的确常常停留在批判学校道德堕落的层面,使“学校”这一角色承受了整个教育体系改革失误之重,使真正教育者的士气饱受打击,最终推动学校与那些在经济建设过程中漠视教育投入的主要负责角色沆壑一气,联手挤压教育公平之权利。发掘的悲剧仅仅是冰山一角,仍将绵绵不绝。这次也许能将凶手绳之于法,但是在完成对这所学校的法律惩处道义谴责后,还能做些什么?

二、统一宣传口径

毫无意外的,只要有点意义的事件,必备浓妆厚抹的“统一宣传口径”,详见http://nj.668city.com/xwdetail.asp?id=7646。这么一桩“盗窃案”,7月16日到现在,廖祖笙仍未得到儿子的尸检报告。廖被打手痛殴,通讯设施被干扰,当地媒体采访多数被挡或采编的稿子无法发表,除了互联网,公开媒体只有这个统一宣传口径……学校与当地媒介主管部门打造了这么一张叫做“此地无银”的脸,随便拍拍,说不清道不明的污浊烟尘就扑面而来,可愣是厚得怎么拍都看不清本来的面目。若没有特别隐情,死者家长何至于受到如此打压?若没有无可名状之冤屈,谁会这样冒中国之大不韪,单挑一个社会体制?若不是害怕真相曝光后的舆论压力,怎会“统一宣传口径”?

对于统一宣传口径,相信大多数中国人或多或少都会遇到过,关于它存在的理由、利用的弱点、发挥的作用及反作用已经无甚新鲜看法可供发表。统一宣传口径带来的和谐的声音下,根据潜规则,大家都明白,存在极其不同寻常的意义。仅就这桩惨案而言,原本也就是某学生离奇死在某学校的事件,但现在,受害者面临的打压和宣传封锁,使得事件意义、价值得到莫大的提高。廖祖笙凭借超强意志不断坚持追索与作家的些微影响力,引发民众大规模自发跟贴讨论,学校、警方、当地政府和教育体制,不知出于什么样的利益共同体,已无意间集体站在了民间道义的对立面上。现在的问题是,除了统一宣传口径,各种解说版本将不断流传,集结影响力也将越来越大。上述几方,谁能尽快转身,谁将获得舆论最大程度的支持,尽管这样的转身,也许仅仅为其自身考虑,未必真的有利于廖祖笙自身。

关于这件惨案其他角度的解释,可以参看http://www.quanyi.org/Html/foreign/09123916.html。

三、天安门广场究竟集中了什么

廖的博客9月30日的文字:

“我必须第101次地表明:把我孩子的尸检报告给我,让律师调看卷宗!佛山、广东给不了我孩子公道,那么就让我上北京去。北京再给不了我孩子公道,那么我也只有认了。天下的冤魂正与日俱增,也并不差我孩子一个。

我宁可跪死在天安门广场,也不想再呆在这块伤心地上去忍受哄、骗、拖,就放过我们这对苦命的夫妻吧!”

今天是国庆节,料想N多人早起赶到首都天安门广场观看升旗仪式,对祖国满怀崇敬之情,对光明的未来充满希望。中国之大,有这么个地方,能强烈凝聚爱国感自豪感,是件幸事;可中国之大,开眼看世界改革开放建设民主法制体系多年,仍是这么个地方,承受着来自全国弱势群体如此沉重的精神寄托,薄薄地悬于天堂与地狱之间,期待冰释“六月飞霜”、“血溅白练”,却不得不说是件特别可悲的事情。卫道的权利与力量,为何需要普通人步步血泪地仰望与争取?它是能强烈照射,可是光明的范围究竟有多宽?它究竟应该掌握在谁的手里才能最大程度地普惠大众?

四、廖祖笙夫妇还剩下什么

廖祖笙夫妇现在已被迫成了赤条条的人,可以随时搏命无所畏惧了,但他们没有消极求死,也没有组织热心群众在学校门口静坐“给任何城市任何地区带来不该有的音符”,仍然打算凭借自身的力量寻求着渺茫的社会公平与正义,与现实的险恶继续搏斗。只是,在这片土壤上,纯粹的人还难以得到实质性的支持。

国庆长假,相信大多数人心里充满阳光,除了类似廖祖笙这样遭遇惨痛经历至今还在苦苦挣扎的弱势群体。写下这些黑暗愤懑的文字,的确难受,除了坐而论道,除了声援,没有出路,无法提供实质性的帮助,我就是个既得利益者,我依然属于沉默的大多数。但是正如前述提到的,有感首先是人性问题。道在民间,祝愿廖祖笙夫妇后半生夙愿得偿。

文章来源:http://blog.sina.com.cn/u/538d86a6010005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