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6-11-14 萧笑笑的BLOG:世界总有惊诧

命运这东西真的很难捉摸,比南极臭氧破洞还要玄妙。就像读初中那会儿,还在看着黄沾生龙活虎地演肥皂剧里的阿爸,待到大学毕业后突然听到他撒手西去的消息。整桩事件的发生似乎过于迅疾过于莫名其妙,以致于让人无法理解。

今晚偶尔去韩寒博上逛逛,不料发现了另一个博主,他竟然是偶念高中的时候曾经浏览过其书的福建作家廖祖笙。当年廖的四本随笔集偶非常喜欢,尽管在一堆书山里面只不过是几块不起眼的小石子,之后偶便开始留意他的书讯,可惜踪影已没丛林中。没想到事隔近九年,他已经从福建迁徙至广东佛山,而且最令偶惊愕的是,廖的独生子在三个多月前被母校杀害,他奋笔上书四处奔波烦请执法部门惩罚凶手的事件在社会上闹得沸沸扬扬。

人生总是预先埋伏下了地雷或干花,时间一到,便突逢变故,想来不免感慨万千。而那些迷了心窍、企图依靠所谓改运的“良方”者似乎不知道冥冥之中自有天定的道理,其实偶经常迷惑于是否存在挑战和承受命运的分别,很多人把挑战命运说得如黄钟大吕,几乎到达盲目激进的地步,又有更多的人把承受命运看成贬义的行为,认为那简直等同于翘起二郎腿捡天上掉下来的馅饼,也有不少人把承受命运当成套在脖子上的枷锁应该谦卑地接受之,无论遇见什么事皆以命运作为盾牌。偶不太相信改运的重担会全部落在物件身上,所以对时下流行的水晶等物件纯粹视为娱乐话题,只知道能做的无非是修身养性和顺势而行,然而即便要做到这两样也不容易。

福祸本是孪生,有时性格健全的人可以扭转劣势,或者不至于败得肝脑涂地之惨烈。至于顺势,则是顺应时间加诸于人体磁场的气息,比如明明知道贩毒迟早会出事,若逆了这个正道之势将来肯定惹来一身剐。当然,意外事故以及大环境下普遍黑暗的迫害另当别论,后者属于个人受制于环境。不过这个意外事故倒绝对跟时间密切相关,就是人家常说的,不好的流年需要特别小心,只是偶觉得就算再怎么小心也多半遭遇飞来横祸。

说来说去,凡事自有规律,人一出生已经秉承宇宙的法则,什么时候顺溜什么时候滞涩基本是一种无法更改的定向,寻求改运多是寻求心理安慰,可是这不是叫人们从此加倍放纵或加倍悲观,情况类似于旧社会的工头对工人实施的残酷政策:苦干死干才能发点勉强糊口的工钱,啥都不干就等着当乞丐。有些不甘愿一直活在痛苦中的人才发明了苦中作乐的方法——学会乐观、保有希望。

文章来源:http://blog.sina.com.cn/u/44330b7b010006j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