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6-11-14 syndi:最凄惨的故事

一周前无意点击,读到一个最凄惨的故事。

最凄惨的故事降临在广东佛山的一户新住民的家里,这是一位写时评的作家,他痛失了刚刚中考结束的独生子,一百多天了仍是真相不明。他一遍遍地说“我的亡子”、“我的独生子”、“我一半的生命”,看了让人心痛,这个故事刺痛了很多人的心。

那位作家叫廖祖笙,他的亡子叫廖梦君。

作为一个母亲,我为小梦君落泪,照片上的男孩有着清澈的眼神。一大叠的奖状和证书,意味着这个男孩在有限的岁月里的努力和用心。

作为一个同龄人,我也为这对父母落泪,他们在异乡谋生,却遭了家破人亡的结局。我去读了几篇廖先生的文章,确是犀利敢言,言出的是底层民众的声音。是不是在现今的社会里,黑着脸、苦着心写时评的文人太天真?

昨天下午去银行寄出了一小笔捐助。一个正直为文的人,在灭顶的灾难前不会再有心情卖文求生,况且真相还在掩盖中。创伤是永久的,过渡是艰难的,却仍要活下去。

希望人人都能有尊严地活着。

文章来源:http://whitewinter.blog.com.cn/
archives/2006/1799450.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