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6-11-14 SXQ的BLOG:还得经历多少轮回?

还得经历多少轮回——彭水诗案了结,作家之子疑案还在考验当代中国。

今天,有一则让人稍觉快意的新闻,重庆市彭水当局硬撑了近两个多月“彭水诗案”终于挺不住了,因创作一首诗并以手机短信传播了几十人,被他们关了29天后取保候审、并被罗织了损害国家领导人形象这种更恐怖的新罪名的秦中飞,接到了当地公安部门撤案的消息,并得到了2000余元的国家赔偿。彭水当局泡制的这起荒唐的现代文字狱最终破产了,是众多正义之士呼号的结果,是一次难得的庶民的胜利,是一次可入史册的文明战胜野蛮的事件,我觉得也该让秦中飞这首《沁园春·彭水》作为人们为宪政而奋斗的象征被中国记忆:

“马儿跑远,伟哥滋阴,华仔脓胞。看今日彭水,满眼瘴气,官民冲突,不可开交。城建打人,公安辱尸,竟向百姓放空炮。更哪堪,痛移民难移,徒增苦恼。

官场月黑风高,抓人权财权有绝招。叹白云中学,空中楼阁,生源痛失,老师外跑。虎口宾馆,竟落虎口,留得沙沱彩虹桥。俱往矣,当痛定思痛,不要骚搞。”

然而,在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的作家廖祖笙先生,仍然在暗无天日中挣扎,悲痛、绝望、恐怖还在缠着他和他活着的亲人。100多天前,廖先生16岁的儿子满身伤痕惨死在他刚毕业的南岐中学内,廖先生有近百个疑点指向这是一起惨绝人寰的凶杀案。时至今日,当地公安部门坚持定性为“自杀”,不予立案,廖在省市范围内到处申诉得不到处理。令人不解的是,这起事件,当局一开始就严加封锁,到访媒体均不得独立报道,见诸报端的只有当地一家党报的通稿。目前,廖先生仍在寻求真相,仍在为沉冤得雪奔走呼号,但仍看不到任何希望。据廖发布在网上的消息称,连其子的尸检报告都成了“机密”不让他获取,在申诉过程中还受到跟踪、威胁,他在博客上发布的该案消息也屡屡被删。

中国历史上的冤狱数不胜数,当代社会司法不公仍是影响社会和谐的一大公害。廖案现在就只差滚铁钉、六月飞雪、亢旱三年了,人类进化到今天,还要经历这样的轮回吗?

[廖祖笙注]此文作者11月15日来电,称遭到不明身份者恐赫。应作者要求,我隐去了他的姓名和博客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