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6-11-14 海幕下的铁轨的BLOG:谁来护佑普通人前行?

早些时候,我曾经就电影《青红》写过一篇《谁来保佑人民的脚步》。毕竟是电影,悲哀来得空荡迷茫,泛泛到人生和命运,没有眼睁睁被现实具像团揉斩剁的悲愤和无望。一篇影评里的悲伤,如同电影里《南海姑娘》的口琴声,寂寞地飘向冷漠天涯。谁来保佑人民的脚步?多么卑微无望的问寻。

或许,你会说电影罢了。但现实呢?我们活生生的现实呢?是不是就没有这样卑微无望的问寻?

昨天,我在一个论坛上看到一个帖子,然后进入广东时评作家廖祖笙的博客。这样卑微无望的问寻再次以更强烈的方式从心底涌起。悲愤、无力、交瘁。我不知道一个失去儿子的父亲如何度过这不明不白的99天,也许这样不明不白的日子他还会继续下去,直到他自己也倒下的那一天。有时候,我会不自主的想,如果有一天,一个电话将你身边最亲的人叫走,然后,在几个小时后,有人告诉你,你的亲人是小偷,或者做了随便什么坏事,他(她)跳楼自杀了。你相信吗?你是否安心顺命,接受别人告诉的一切。你看不到尸检报告,你也不可以给亲人的遗体拍照,你永远拿不到揭露真相的第一手资料,你怎么办?在这个讲究证据的法制社会里,卑微如你我的普通人,你只能接受别人告诉你的所谓“事实”。无话可说,沉没下去的悲愤,谁来庇护你,一个普通人的脚步。

我仔细看了廖祖笙的博客,也仔细看了目前唯一官方对此事的报道。在两种说法面前,我希望官方拿出更令人信服的东西来。我希望全国的媒体能正常地对这个事件进行客观的报道,而不是似乎毫不知情的一声不吭。连一个农妇跟老公吵架喝农药都被电视报道,这样一件引起巨大争议的案件难道就没有报道价值?难道非要我们产生更坏更不好更悲愤的联想和推测?

在廖梦君同学死去后的98天,我才从网上知道这件事。对于一个天天上网浏览新闻的人来说,这多少有些意外。似乎所有媒介都在有意无意的回避这个事件,这种高级别的“封锁行为”让人悲凉。

我也仔细读了廖祖笙在其子死前关于教育的一些时评。锋利大胆,并且指名道姓。这本是一个有忧国忧民品质的杂文家的本分。但目前有很多人认为这直接造成了廖祖笙儿子的惨死,更有人认为廖祖笙间接害死了自己的儿子。真是悲哀。如果事实真是如此的话,那么杂文该死,杂文家该死,鲁迅先生您害了多少人啊?!

一个律师说,客观事实不等于法律事实。这就是一个卑微普通人的悲哀事实。

现在,我们谁都不知道真相是什么?我们能做什么呢?我们唯一能做的是持续地关注这个事件。我们希望把证据暴露在青天白日下,我们希望一个真相的最终披露,希望能给所有中国人心中填加一抹生活的亮色。

最近还有一件事,《南方周末》做了报道。重庆彭水一个普通小职员因短信发送讽刺打油诗而被捕。事实上,这首打油诗充其量不过是针砭时弊,为什么会被如此上纲上线。我们的官老爷可真娇贵,经不得批评和嘲笑。

在我看来所谓的“和谐社会”,最起码是官民一起互动的。和谐不是任何一方的妥协,也不是任何一方的压制。防民之口,甚于防川。这样的道理用得着我们普通人说吗?

文章来源:http://blog.sina.com.cn/u/49af0e71010006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