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6-11-28 皮雪人:廖梦君死亡事件的深度探问

廖祖笙,一个曾经以文字为生的人,现在主要靠文字在为死去的儿子廖梦君呼吁事件的真相。每一天我都会去他的悲情博客,希望能看到案情的新进展。他的儿子,在死亡四个多月后,还在冰棺里。他的死亡和佛山日报刊登的公安局的新闻通稿,还在经历着越来越多的质疑。

2006年7月16日的下午,一个初中生的非正常死亡,把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推到了公众视野里。显然,这所学校正在经受着广泛的信任危机。但是,7月16日的下午5点至6点之间,在这所普通的中学校园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到目前为止,我们还看不到完整的可信的版本,包括公安局的新闻通稿,都不能让我们明白整个事情的起因和过程。而当这起事件,已经成为公众话题的时候,百姓的知情权却不知为何迟迟得不到满足。以我个人的理解,如果公安局拒绝泄密,通常是侦破案件的需要,果真如此,佛山警方顶住压力、默默加快破案进度,就是令人敬佩了。只是目前,从死者父亲的博客里,还看不到支持这种乐观看法的信息。但是,从我近日翻看关于廖梦君的各种版本的稿件来看,这种可能性还是存在的。比如,虽然说公安局已走撤案程序,但毕竟尸体尚未火化,并且公安局自己做过第二次尸检,这完全可能是在寻找新的证据。又比如,相关方面虽然拒绝平面媒体的报道,但暗示破案后可以报道,这是不是意味尚未真正破案?所以,虽然“佛公宣”的新闻通稿让或许并不复杂的案情因为留下丰富的想象空间而变得扑朔迷离,但是我们对各级警方还是抱有很大的希望。

说真的,从目前我能获得的所有信息里,我还看不出当事人有多大的势力。一个中学,几个老师,真有通天本领吗?然而,对一个初中生非正常死亡处理过程的控制度,又让人们充满了联想。难道会有高官介入,影响侦查吗?其实,我并不赞成这种联想,联想也需要事实的支撑。过度需求对解决问题并不有利。而真相只有一个,我们只是需要知道真相。疑惑的是,真相到底掌握在谁的手里?

我用了半天的时间,仔细阅读了很多关于廖梦君事件的稿件。我主要从廖祖笙的博客和“佛公宣”的新闻通稿里,寻找接近逻辑事实的信息,串成7月16日下午可能发生的事实,从而根据目前的信息量,提出我的一些疑问和想法。7月16日4点11分左右,廖梦君接到班主任安排的同学用公用电话进行的通知,到学校拿毕业证。下午5点左右(佛公宣说是4点半左右,廖祖笙说是5点左右,他称拥有人证物证)廖梦君和母亲约好相会地点后,独自到学校,从班主任谭老师处,领走毕业证和高中录取通知书。之后,到数学科梁老师处领了两本我们还不知内容的书(佛公宣说此时为4点半)。之后,在一个教师办公室内,因为我们还无法确定的原因,与邓老师发生冲突(此时时间从各版本均无法得知,但是按廖祖笙叙述的事实,这一切未必发生,可能廖梦君进入校园直接爆发冲突,他称,有目击群众看到有3个老师和1个保安把我孩子从操场上追打到3楼),从各版本的叙述中,都支持双方发生了搏斗,搏斗的过程中,也没有搏斗持续时间的说明,但双方的伤势,已有基本的叙述。邓老师身中七刀。廖梦君,左手被捅3刀、右手被扎1刀、左腹部被捅穿、左腿被捅2刀、右腿一大块肉不见了。邓老师被保安李和清洁工黄扶到传达室,并报警有小偷。(双方版本均基本支持报警时间在5点10分左右)。5点30分,2民警和4治安员赶到。一组送邓老师去医院,一组留下搜查小偷。6点左右,发现有人从五楼坠落,检查后,确认为廖梦君,并且检查得知,廖梦君在坠楼前留下血书“杀人凶手陈某某,我恨死你了”(廖祖笙认为,廖梦君极有可能在民警到来时即已死亡,他说,警车姗姗来迟,干警看到的并非坠尸的第一现场。他还认为警察到来的时候见到的已是尸体,并称有第一目击的保安,但所有的版本都无法解开血书之谜)。8个小时后,通知家属(佛公宣说随即通知家属,已被家属否认,廖祖笙称是家属去公安局报案找人时才得知)。

在串联这个逻辑事实的过程中,我发现我的大脑都被高度折磨。谁真谁假?双方在重要环节存在巨大差异。第一、到校时间。廖梦君究竟是几点到校的?是4点半之前,还是5点左右?廖祖笙声称有人证物证。如果廖祖笙说的是真的,那么佛公宣关于5点以前的叙述,就令人感到奇怪。难道是以学校的口径为依据?反过来讲,学校就有编造事实的嫌疑。第二、冲突时间。冲突何时开始的?持续多长时间?是从廖梦君进入校园开始,还是在佛公宣说的那个发生搏斗的办公室?廖祖笙怀疑是进入校园即被追打,并称有目击证人,公安局认为是在办公室里,但对开始的时间和持续的时间没有准确的说明。第三、死亡时间。佛公宣说的是6点左右,并称是治安员(警力,非保安)亲眼所见。廖祖笙认为警察到来时看到的已是尸体。这一点是需要更严谨的证明。因为如果公安局关于这一点的表述虚假,真的令人匪夷所思。

不能否认的是,目前能看到的分析稿件中,我的这篇无疑是具备一定专业水准的,我希望能由真正专业人员,深度采访报道,能提供更有说服力的事实和分析。我的思考和分析,并不能为我们揭开事实的真相,只是提供一个思考的角度,理智的角度。

那么,我个人从以上思考中的倾向认识我也作一个简单的表述。第一、死亡看法。我倾向认为血书是真的。那么,在廖梦君能手书血书的情况下,他有一个独立思考的时间,从血书的内容看,他的心里充满了绝望和愤怒,身体忍受着即将忍受不了的创伤,并且认为自己已经临近死亡,在死亡之前,他想用最后的力量告诉家人,谁是真正的杀人凶手,写完之后,他宁愿早一点摆脱剧痛并摆脱再次被发现并暴打的恐惧,拼尽最后的力气跳楼而死。这时民警和治安员或许已到现场。(我的这个判断,是基于相信民警到场后的叙述。如果民警到场后,他们亲眼所见的事实,也不能真实表述,我只能哀叹国将不国,那么此事必有通天高官左右。廖祖笙对我的这个判断已经否认,他称,“血书”是否为我孩子所写,他至今不得而知,警方没有向他出示过任何案发现场的照片,律师也调看不到破案卷宗。即便真有血书,也是在酷刑之下被逼迫而写的,因为他孩子右手食指内侧有一道约两厘米的刀口,深可见骨。那刀伤,不可能是夺刀时留下的。警方“代替”他孩子判断说廖梦君把邓玉海当作了陈某某,纯属一派胡言,他有人证可以证明他孩子认识陈某某。若真留有那样的血书,八成是凶手为了转移视线,嫁祸他人。“跳楼而死”的概率则为零,一个孩子的两只骼膊都被打断了,全身又被打成那样,别说是小孩,大人也会爬都爬不起来,如何去翻窗“跳楼而死”?此外尸体的落点和方向也都能说明是抛尸,另外有目击者看到孩子一落地就已经是尸体,血流得很少。)第二、死亡责任。我认为,不管死亡原因如何,学校都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或者说,学校应该就该生在校园内死亡,负有主体责任。如果学校或相关老师没有刑事责任,那么至少要对一个学生的非正常死亡负起全部经济责任。我个人认为,即便廖梦君的最后死亡原因,是跳楼而死,并不能令相关人员摆脱谋杀和故意伤害的嫌疑,从廖梦君身体上的伤痕来讲,被逼跳楼的可能还不能排除。第三、公安侦查。现在还不是结案的时候,人命关天,应该全面侦查此案。血书的存在,已经足以说明廖梦君的死亡存在外力逼迫或追杀的因素,已经足以说明不能以简单的自杀来定案。希望公安系统能本着为人民负责的精神,把此案彻查到底。

更多的细节和真相,还需要公安局的侦破。我不想妄加揣测。希望廖梦君的死亡真相,能早日大白天下。廖梦君哭泣的魂魄,还在我们头上游荡。我有时觉得,他就是我们大家的孩子。即便他真的偷了几本书,他也罪不至死。相反,他有活下去的权利。现在,他死了,我们真的有愧于一个弱小的生命。所有致他于死亡的人,有罪或无罪的人,都应该忏悔,我们不该让他走。他走了,我们还没有让他安息。

廖梦君,让我们的良心再也绕不过去。政府部门、公安局、学校,都应该反思。应该以怎样的态度和效率,去应对各种发生的突然事件,以务实、智慧、勇敢和真诚赢得百姓的口碑,执政为民,服务为民。法治精神也好、和谐社会也好、教育建设也好、人权观念也好,当你实事求是地做了,你做到了,就没有质疑了。当然,很多事情不是一下子就能做好,甚至还需要更多的时间去努力,甚至一开始可能做错了,还需要时间去改正。你去努力了,你努力改正错误了,老百姓还会支持你。作为一名共产党员,我的心里还是怀有期望。

文章来源:http://sunyushui.blog.sohu.com/230210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