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6-11-28 皮雪人:让我们再也不敢以法制的名义自欺

在廖祖笙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m/liaozusheng)前流泪。

廖祖笙的儿子廖梦君,惨死校园,至今躺在冰棺里,种种迹象表明,当局正在努力把这个身中数刀数棍、被活活打死的不满16岁的少年描绘成一个自杀的跳楼的“小偷”,接近四个月,所有的凶手逍遥法外,政权部门置之事外,新闻媒体皆被封口,廖祖笙的博客被疯狂删帖,廖梦君的家长,无法为小梦君拍照、无法调阅验尸报告。呼天不应、叫地不灵。小梦君的魂魄在祖国的天空下游荡,哭泣。朋友们,我们孩子的魂魄在哭泣!!!

让我们通过廖祖笙的叙述,了解一下事情的经过:我儿廖梦君生前系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906班学生,遇害时还不满16岁,生前一向品学兼优,没有任何劣迹,同学们的共同评价、学校过去发给他的一大叠奖状、获奖证书、成绩单、老师的书面评语等等均可为证。因我坚决反对该校乱收费,与该校积怨较深,孩子近一年来经常遭到老师的百般刁难甚至殴打。7月16日傍晚,我孩子原本在小区内玩得好好的,被人骗到已经放假的学校“领证”,结果被人打得脑出血、右额塌陷、七窍出血、面部伤得不成样子、有明显被拳击过的瘀伤、颈部有明显手掐瘀痕、两只骼膊全被打断(手上没有任何因撑地造成的挫伤)、左手被捅3刀、右手被扎1刀、左腹部被捅穿、脾部被打烂、肝部有伤、肺管脱开、左腿被捅2刀、右脚面青肿、右小腿一大块肉不见了、连骨头都露了出来……我孩子到校时间已是将近下午5点,该校5点10分就已报警,这意味着虐杀或已结束。血案发生后,当地在8个小时以后才肯告知家属噩耗,并迅即封锁消息,阻止媒体对这一血案进行自由报道。他们统一宣传口径,把一个纯真无邪的孩子诬为“涉嫌行窃”——“故意伤害老师”——“跳楼自杀”!这种近似于天方夜谭的说词很快被人驳得体无完肤,也没有充足的证据支持。“涉嫌行窃”的现场提取不到我孩子的指纹,行凶的水果刀也是学校老师的,警方仅凭几份脚印报告和当事者的一面之词,就作此定性,有草菅人命之嫌。有人看到我孩子被几个成年人由操场上追打到3楼;也有人看到我孩子被抛落地面时,已经是一具尸体;有证人可以证实那位被指伤势有诈的邓姓老师“不知道是谁”伤了他……“涉嫌行窃”的现场在3楼,一个孩子如何在被人追打的情况下去“涉嫌行窃”?“跳楼自杀”的孩子为何会从头顶到脚面都是伤,且刀口累累?孩子的两只骼膊都被打断了,还怎么去翻窗“跳楼自杀”……当地警方无法做出合理的解释。惨案发生在7月16日,我孩子的遗体至少已被尸检两次(第二次尸检未征得家属的同意,系悄然进行),可当地却以该生的尸检报告系“机密材料”为由,拒绝向家属出示尸检报告,不让律师调看“破案”卷宗,不让家属、律师、记者对孩子的遗体拍照,对我列出的近80个疑问也无言以对。面对如潮的谴责和熊熊的怒火,当地仍抱住“没有凶手”、“廖梦君是自杀”、“学校无过错无责任”的说法不放,强行将此惨案办成冤案的意味非常明显。目前,佛山市南海区的相关方面正急于火化遇害学生的遗体,有图谋毁尸灭迹之嫌!

一个无辜的生命,为父亲主张反对教育乱收费而买单。是生命的代价,是名誉的代价。廖梦君,从此我不能忘记我们的这个儿子!他让我们再也不敢以法制人权的名义自欺!如果我们再自欺,我们也无能保护我们的其他孩子,我们自己也会痛不欲生、生不如死,就像今天的廖祖笙夫妇一样!

廖梦君,让我们的良心再也绕不过去,从廖梦君之后,我们必须敢于迎接一个暂新的时代!教育、法制、人权,再也不应该只是堂而皇之的名词,公权力应该展示决心和能力了,公权力的理念和战略,所体现的执政方向,必然可以使制度化成为循序渐进的进程!前提是:公权力不能再缺位了。

我一向主张,在我们的体制内,解决包括法治、人权这样的课题,我深信,饱含智慧的中国人,有能力治好自己的国家。但廖梦君的死,廖梦君的冤,让我们意识到,不能再等了,不能,不能再让一个个花朵凋零了。等待,就是犯罪。就是助虐。当外国利用中国的人权课题,指三道四的时候,我们站起来抗争,我们反对外国的干预。而在我们的国土上,我们应该面对什么?难道,我们只能看着我们孩子的冤魂在哭泣?

也许我们的力量微不足道,也许我们需要我们孩子的魂魄给我们力量。朋友们,让我们一起听听,廖梦君,我们孩子的冤魂,在我们的头上,诉说着什么?我们的力量,再微不足道,但让我们一起呐喊,让我们的孩子,早日安息吧!

(作者系辽宁省作家协会会员、诗人)

文章来源:http://sunyushui.blog.sohu.com/22632167.html